欢迎访问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反洗案例 找人案例
南派传销 北派传销
违规直销 金融传销
网络传销 举报传销
大学生传销 保健品骗局
电信诈骗 现身说法 预防传销
寻人启事 法律法规 反传销书籍
传销新闻 稿件留言 西安传销
咸阳传销 渭南传销
宝鸡传销 汉中传销
商洛传销 临潼传销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反传销书籍 >

“拉网式打击传销”让更多人心里更踏实

时间: 2018-04-14 19:33 作者: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 来源: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 点击:
“拉网式打击传销”让更多人心里更踏实

“拉网式打击传销”让更多人心里更踏实

  在体系的整风运动中,我平安无事,一方面是胖子现在在协助管理体系,有什么行动他会提前通知我,这也算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吧!另一方面,我现在在方圆几个里也算是名声在外,即使有些问题大家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简单,他们经常会用得上我。当然我下面还是有个别业务员因为个别的问题而接受体系的惩罚,主要是不按照规章制度办事情的会被罚款,我不会提前把胖子告诉我的内部消息告诉我下面的业务员,因为我也希望借助行业的整风运动让我的伞下体系更健康,这对我是件好事。

  经过一段时间的整风行动,体系又恢复了往日的健康有序,大家又都按部就班地学习、生活、工作,活动中也有了激情,营造出一个积极向上的良好氛围,上上下下也都斗志昂扬,努力寻觅着自己的下线。

  秋天过去了,广西的冬天并不太冷,不用把自己裹得像企鹅一样就能过冬。胖子到广西都快一年了,当初用八个月时间上老总的豪言壮语完全成为了泡影,我也不可能按照我的预期走出宾阳。前面这几个月时间有过激情飞跃,也有过徘徊不定,但总归还是认可行业的,不论在过程中遇到过什么障碍,对“连锁销售”是国家支持投放的国家项目却始终矢志不移,未曾有过丝毫怀疑。

  2007年12月1日夜里,这是一个我终生都会铭记的夜晚,上半夜跟宾阳的其他夜晚没有任何区别,工业品批发市场依然空荡荡的,平静异常,没有一丝多余的声音。前段时间体系刚进行过严打,晚上大家基本上都按照行业的规定早早就躺在床上睡觉,工业品市场虽然住满了行业的人,但晚上9点钟以后挨家挨户的灯就开始一盏一盏熄灭,没有到点熄灯的家里肯定是来了新朋友。

  就这样一觉睡到了大概凌晨一点多钟,突然被一阵砸门的声音吵醒了,市场里面一楼的大门基本上都是铝合金卷帘门,被硬物撞击后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这种响声在空荡荡的批发市场里面回荡,久久不绝。迷迷糊糊从梦中惊醒,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除了砸门的巨大声响以外,隐隐约约听见还有在楼下吵着让楼上的人开门。直觉告诉我应该不是什么好事情,多半是“宏观调控”,在市场里面抓人。我赶紧把灯打开,穿好衣服起床。起来的时候我发现家里的业务员都爬起来了,一个个心惊胆颤的,大气都不敢喘,有两个胆小的女孩子坐在床上抱在一起不断抽泣,吓得不停地哆嗦。我想大家肯定都是被外面砸门的声音吵醒了,而且砸门的声音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由远及近,听得越来越清晰,直到听见市场里面很多人在不断地大呼小叫,更让人不寒而栗。

  我赶紧安抚大家,让大家不用惊慌,可能是宏观调控。其实说心里话,我也怕,我也弄不清楚外面到底在干什么,但从这个形势判断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但作为家长,住在一起的都是自己的下线,来的时间都比我短,我不得不强做镇静,给大家打气。

  胖子电话一直都打不通,打了几次都是占线,不知道在搞什么,我又给主管体系的打电话,还是占线,其他几个协管我也挨个打了,都是占线。全家人都聚在了一起,都用饥渴的眼光死死盯着我,但我却得不到任何外界的具体信息。还好,胖子的电话终于打过来了,不是打到我手机上的,是打在我的一个下线手机上的,这个家伙看到是胖子的电话赶紧把电话叫给我,接起电话,我像打发展电话一样镇定,“胖子,你说!”

  “二哥,外面在宏观调控,转告大家不用惊慌。”胖子那边倒显得不慌不忙,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胖子,你再说一遍啊!我现在跟家里的人在一起,都起床了。”我赶紧把手机免提开启,想借胖子安抚一下大家。

  “二哥,外面正在搞宏观调控,大家都不用惊慌啊!很正常,大家把灯管了睡觉。”胖子又说了一遍。

  大家稍微镇静了一些,我又赶紧给伞下的其他家庭打电话,这种时候大家多需要关系。

  胖子一份儿又跟我打电话过来了,“二哥,你自己听着就可以了,你赶紧让他们把资料全收在一起,找个地方藏起来,还有产品那些跟行业有关的东西。灯一定不要开,如果下面有人敲门不用理他,如果他们把们砸开了上来以后不用争吵,让大家一定要镇定,不用害怕,就说在这边做生意,关于这个行业的东西什么都不要说,你再通知下面其它几个家庭,一定要通知到,今晚上搞得比较大。”

  我突然感觉事情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毕竟以前也只是听说,没有真正经历过,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情,只能照着胖子的意思跟大家传达,我想他们说的总该不会有错。

  屋里的灯全关了,大家都在黑灯瞎火收拾东西。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东西还没有收完,外面砸门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声音也越来越响了,我清楚收也来不及了,我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不谢天谢地,千万要砸我们家门。”

  “咚咚咚”“咚咚咚”……

  “开门开门开门……”

  家里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按照刚才的嘱咐,大家都没有开灯,更不可能下去开门,我想大家的心都是悬着的,两个小女孩抱得越来越紧了。还是只能祈祷门不要被他们砸开。

  卷帘门比想象的还要脆弱,没有砸几下就听见“啪”的一声脆响,门被砸开了,撞在墙上的声音。我赶紧告诉大家镇定,记住什么都不要说。门被砸开的同时,听见下面有人冲上楼来的声音,看样子绝对不是一两个人。很快就看见了手电筒光到处扫射,人也到楼上来了。

  “全部起来,穿好衣服,把灯打开。”冲在最前面的是治安联防队员,左手拿着手电,右手拿着一根棍子,不知道是电棒还是木棍。这帮联防队员简直就是流氓,一点素质都没有,在屋里面到处乱窜,大声吆喝,我突然想起了电影《火烧圆明园》。各个房间的灯都打开了,大家相对无言,看着联防队员的强盗行径,大家什么都没有说,心情反而没有刚开始紧张了,用一双双仇视的眼光瞪着联防队员丑陋的嘴脸,有一种同仇敌忾的感觉。

  紧接着上来的是公安人员、工商人员、税务人员、还有检察机关的执法人员,这些人民的公仆要斯文得多,首先跟大家出示了自己的证件,以及“搜查令”,然后很礼貌告诉大家,“请大家出示身份证,《房屋租赁合同》。”彬彬有礼,非常注重执法形象。

  在执法人员的指挥下,一帮开是挨个屋子搜查,到处乱翻一通,席子下面都不愿意放过,方式跟行业有关的东西统统都被当着“赃物”集中堆放在了一起,其中包括各式各样的产品,笔记本、电话本、各种书籍,还包括每个人的银行卡。最可恶的是那帮联防队员什么东西都拿,手机、手机充电器,只要是没有放在身上的东西,他们通通不愿意放过,我一台陪伴我多年的数码相机也未能幸免于难,不知道被哪个家伙藏起来了。

  然后就是执法人员的询问,我们谁也不承认,一口咬定就是在这边做生意的,他们也没有跟我们争论,然后就是对大家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告诫大家要靠勤劳致富,不要去想不劳而获,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教育了一阵以后,一个公安人员告诉我们去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跟他们走。“遣送”,两个可怕的字眼出现在了我的脑海,我顿时感觉有些发蒙,费了这么多心血,付出了这么多努力,吃了这么多苦,受了这么多累,背负了这么大的心理压力,一经“遣送”,一切都没有,我的情绪跌落到了冰点,一种大势已去的感觉。其他人跟我都一样,大家一句话也没有说,默默地收拾自己的行李。两个女孩子一边收拾一边哭泣。

  联防队员把所有跟行业有关的东西都搬下楼去了,其他执法人员分前后左右带着我们向批发市场门口走去,其他人跟我一样,大家都垂头丧气,打不起半点精神,脑袋中一片空白。以前从家里走到市场门口感觉很快的,但不知道今天怎么感觉有气无力,一脚高一脚低地走了很久才走到大门口。哦,大门口有从来也没有见过的繁华,警车停了一大串,没有开警报,但警灯一个劲地闪烁,闪得人心神不定。周围还有一些围观的群众,群众中也夹杂着一些认识的朋友,都是来广西时间比较长的老朋友,他们三三两两夹杂在人群中,不时指指点点,说着些什么,好像若无其事的样子。看这这帮家伙,我心里很凄凉,感觉就是鲁迅笔下那群病入膏肓的看客。
门口广场上听着好几辆大巴,我们被执法人员带到了中间一辆,这个时候我才看见有摄影记者扛着摄像机在现场拍摄,我感觉低下头,不敢往摄像机的方向再看一眼。有生以来第一次暴露在闪光灯下,没想到竟然是这么狼狈不堪,我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大巴车前后面各站着一个警察,全副武装,我们提着各自的行李要求从后面上的车。上车以后一看前面已经坐满了人,基本上都是认识的,大多数人都跟我一样垂头丧气,一种大势已去的样子;也有极少数来的时间比较长的老业务员感觉满不在乎,一脸的不屑,在车里面东张西望,甚至还有人朝我做鬼脸;还有一个以前没有见过的中年妇女在一个劲哭泣,我估计她肯定是这几天刚来的,刚来就被抓走了,这运气也太差了一点。

  后来又陆陆续续有人被送上车,车上很快就坐满了人。车上没有人说话,基本上都在沉默,都在心事重重地想着各自的事情。在着上漫无目的地等待,也不知道会等来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五点多的时候,前面见过的执法人员上车把刚才收大家的身份证还给了我们每个人,其他东西都没有归还,包括银行卡和一些私人物品,也没有谁找他们要。大概在早上六点钟的时候,车下的两名警察上车来了,一脸的威严和庄重,让人不愿意多看一眼,车门关上了,车发动了。几辆大巴车前前后后朝黎塘火车站开去。
大概七点钟就到黎塘火车站了,车队在站前广场上停了下来,大家被要求在站前广场上列队,估计有好几百人。旁边好多警察,好多群众在旁边围观,好几组摄影记者在录像。然后就有执法人员给我们每个人一张火车票,火车票是从黎塘~湛江的,票面价格是0.00元,开车时间是7:30。

  我们没有从候车厅进站,而是经过了一条专门的通道,这条通道是有两列全副武装的警察围成的一个专用通道,警察差不多两米就站了一个,直到站台手握钢枪,不知道子弹有没有上膛,警察个个目不斜视,没有跟我们敬礼。我们被要求也分成两列从这条专用通道经由出站口直抵一号站台。

  这个过程中摄影记者一路跟踪拍摄,但没有对我们进行采访,但我看见采访过一个执法人员。

  我们全部被送上了从南宁开往湛江方向的火车,上车之前有个老朋友不同意,他找到执法人员说他是四川的,怎么要把他往湛江遣送,这不是南辕北辙吗?他要求给他去成都的火车票,执法人员对他的要求没有搭理。

  上车以后没有谁跟上来,一切都结束了,在老朋友的带领下大家都活跃了起来,对刚才那惊魂的一幕恍然大悟,只不就是演的一场戏吗?这哪里是“遣送”?刚才一路上大家都没有谁接电话,也没有谁打电话,现在赶紧掏出电话跟宾阳的人联系,通报这边的情况。我也赶紧跟胖子打电话,报了个平安,胖子告诉我通知其他人在下一站贵港下车,到时候体系会有安排。跟胖子打完电话以后我又赶紧跟我下面的其他没有被“遣送”的业务员通电话,用事实去安抚他们这只是“宏观调控”,让大家不用担心。

  整整两节车厢全是昨天晚上被“遣送”出来的人,大家有说有笑,真正的若无其事,都在谈论着自己昨天晚上那戏剧性的一幕,个个有说有笑,只是几个别丢失东西的人在埋怨和咒骂那一帮该死的联防队员,包括我,我的相机被他们拿走了,下面还有一个业务员的手机也被拿走了。

  火车一个都小时就到贵港车站了,我们一起下了车,然后按照体系主管打来的电话安排,我们去了一家酒店,安顿下来以后有些人在城里面去玩去了,有些人就在酒店里面的茶楼里喝茶打牌,没有了管理制度的约束,大家一个个都原形毕露。我跟几个朋友出去吃了早餐然后就回酒店打麻将,来广西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打麻将。
快到中午的时候大家都陆陆续续回来了,很快,几个体系的主管都从宾阳赶到了贵港,他们选了一个讲工作非常出色的主管跟大家气宇轩昂地讲解了“宏观调控”,把在场的所有的激情都煽动得像火山一样爆发开来,包括我和我下面的业务员,其中几个小时以前还哭得死去活来的新朋友早已破涕为笑,当场表示回宾阳以后马上加入行业,他们从这次“遣送”当中切身体会到这个行业就是国家在暗中支持。

  中午吃了一顿非常丰盛的饭菜,除了不能喝酒以外,肉随便吃,饮料随便喝,大家一个个像饿狼似的,借这个机会饱餐了一顿。下午吃完晚饭以后体系包了几辆大巴车把我们从贵港悄无声息地拉回了宾阳。回去的时候被砸坏的大门已经被修好了,体系统一找人维修的,这些花费都是上面老总出的。很多没有被带走的朋友听说我们在贵港一天的所过潇洒生活,都感觉自己没有被带走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都认为我们能够被“遣送”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

  通过这次“拉网式打击传销”,让更多人心里更加踏实,包括我们被“遣送”过的,以及那些没有被“遣送”的,我们更加相信了“连锁销售”就是国家支持的国家项目。
93、两小时收费600元,我拒绝了

  这段时间大家都在私下里议论一个话题:“江苏体系那边发展太快了!”

  江苏宜兴是一个盛产紫砂和红茶的地方,但在宾阳,江苏宜兴却因为在“连锁销售”行业的迅猛发展而文明,他们甚至打破了行业发展的潜规则,在发展下线的过程中有时候甚至一叫就是好几个人,十多个人,而且留下的几率相当大。我刚到广西的时候江苏体系那边也不过只有几十个人,还不足一个体系,到现在都快发展到十个体系了,按照大家的说法就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且宜兴地方经济发展较好,所有来的人都还是比较有钱,投资几万块钱对他们来说毫不含糊,在我印象当中他们一般都是做的21份,所以江苏人每个月月底上去十来个老总是常事,其他地方远远不能相提并论。

  江苏体系的迅猛发展很快就带来了内部矛盾和外部压力,由于发展过快,大家都不关注学习,而只是一味地照顾发展下线,这种情况在行业里面称之为“脱节”,慢慢地很多人就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维持这个行业的正常运转,在我印象当中有一个上老总最快的江苏人只有了一个月时间,而在其它体系,一个月时间才允许你发展,前面都是在不断地学习,为后面的发展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行业的管理制度对他们江苏体系好像没有任何作用,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个在广西吃苦耐劳的概念,吃肉、喝酒在他们眼里变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事情,同时因为没有学习,整体能力很差,只能接受别人的付出而自己却不能为别人付出。这样日复一日就为他们体系的发展潜伏下危机。

  江苏人来得太多,来得太快,而且他们出手大方,很是急功近利,租房从来不跟别人砍价,甚至为了跟行业的其他人争夺一套房子去故意跟房东抬价的事情也时有发生,所以引起了其它体系的强烈不满。

  其它体系为了保持自身的纯洁性,保证体系的业务员不受不健康思想以及不健康行为习惯的侵蚀,后面做出了一个决定:同江苏体系断绝除新人工作以外的所有业务往来。简单说就是孤立江苏体系。

  这一消息是在“经理会”上面宣布的,体系主管在宣布这一条禁令的时候义愤填膺,要求体系内的每一位经理及时把这个决定传达到自己的伞下体系,并监督大家严格执行。

  来广西就是为了挣钱,这个行业挣钱就是要源源不断地发展自己的下线,让你的份数累积到600份,让自己的三个直接下线都上经理,然后自己上老总挣钱。其它体系的决定并不能够阻止江苏体系的发展步伐,这是一个矛盾,来了人以后要找人对新人介绍行业,这个工作不是谁都能干的,需要一定的水平和技巧。江苏人以前的发展主要是依靠其它体系的人对他们进行帮助,现在其它体系的人不愿意再帮助他们了,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虽然并没有断绝新人工作,但是大家都知道靠不住他们江苏人,这个行业讲究能力互换,跟他们只有完全付出,而不存在互换,所以大多数人都不约而同找理由不接他们电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是人的共性。
我也跟大家一样,接江苏人的工作越来越少了,逐渐就只剩下几个平时还有些来往的朋友,虽然他们一样帮不上我什么忙,但毕竟还是有一些私交在维系着,不好经常拒绝。我也在想,等他们这几个家伙走了以后我也就完全可以不跟他们来往了。

  穷则思变、变则通。

  一个江苏的朋友这几天总跟我打电话,这家伙以前不是很熟悉,但也给他讲过几次工作,后来体系宣布跟他们断绝来往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搭理过他。打电话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说想到我家里坐坐,这个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想过来跟我套套关系。他的要求都被我找理由拒绝了,我家里有业务员住在一起,看到了对他们影响不好,其它我倒不考虑什么。一天晚上都准备睡觉了,他又打电话过来了,这次更直接,说是到我楼下了,要求上来坐一下。都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我看家里的业务员都关着门大概都已经睡觉了,我把门给他们打开,门外站着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个女的,走前面的男人手里面提着一大包东西,上楼的时候我示意他们声音尽量小一点,业务员都在睡觉了。我蹑手蹑脚地把他们带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关好门,搞得自己就像做贼似的。

  这个男的倒也懂事,进门以后就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我的床上,还不忘记用被子掩盖一下。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他们都没有说什么,我当然更没有说什么。然后就坐在一起跟我聊天,讲讲他们现在的情况,请求我要帮助他们一类的话,我也很客气地应酬着他们。聊天时间并不长,然后他们三个又悄悄离开了,离开的时候那个以前不认识的男的和女的都要求跟我留下了电话,请我以后要对它们对关照。

  送走他们以后我又赶紧关上门,把那家伙带过来的东西从袋子里面拿出来一一放在桌子上,两条“南京”烟,两灌宜兴红茶,还有一套紫砂茶具。我想这就算是受贿吧!这种受贿也并不陌生,以前经常都有的,每次跟他们江苏人讲完工作他们从家里走的时候都会偷偷塞给我两包烟,或者是茶叶,只是像这次数量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我赶紧把这些东西藏起来,绝对不能让自己下面的业务员知道这些事情。这种行为是违反行业规定的,行业主张是的是无私付出,而不能因为付出而掺杂经济利益关系。

  正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第二天早上其中一个家伙就给我打电话,请我过两天帮他的新人讲工作,我只有笑呵呵地答应别人,谁让我东西都收了。

  江苏那边的朋友经常有人在半夜里提着大包小包上门拜访,好像这种方法他们屡试不爽一样,而且很多人为了维持长久的关系会过段时间就来一次,一回生,二回熟,时间长了也就成“朋友”了。成了“朋友”以后就更出格、更大胆了,经常会被他们邀请出去吃饭、喝酒、KTV这些都是常事。跟他们建立这种关系的肯定还大有人在,只是这种事情不能做,不能宣扬。他们用这种方式维护着一种并不稳固的“朋友”关系,维护着他们自己伞下的运转。

  自从自己工作在方圆几公里讲出名以后,上门拜访的人很多,很多体系的,礼物也是没有少收,全国各地的特产,全国各地的香烟,从来都不缺。有了这个优势以后胖子还有几个朋友包括小杨,他们“登门拜访”的次数也是越来越频繁了,每次来了以后绝不见外,翻箱倒柜,跟自己的东西似的,从来都不会空手而归。

  后来,这种情况越演越烈,单纯的物质已经不能满足大家的欲望,就有几个朋友跟他们江苏人商量直接给钱,用最直接、最原始、最赤裸的方式达进行这种交易。他们相互之间协商的结果是按照不同讲师的水平给予不同的定价,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我还是被定了一个不错的价格,每一班工作600元,时间一般也就是两个小时左右,自己可以控制时间的长短。据说600块的价格是里面最高的,也就几个在行业里面名气和声望都相当高的人才被定为这个价位,我还是心满意足的。

  但我并没有接受这种赤裸裸的交易,我不是不需要钱,但我确实不喜欢这种交易方式,这不单单违背了行业的原则,如果传出去影响的恶劣程度可想而知,对自己下面的业务员也是一种极端负面的影响。同时这种交易方式也违背了我的个人原则,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逐渐的也就跟他们越走越远了,后来证明我当初的一些顾虑是正确的,那些收钱讲工作的人被其它体系完全孤立了,失去了做行业的根本,得不偿失。



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咨询热线:

反传销人士小阮:138-0919-3299(微信同步)   樊京刚老师:15835971640(微信同步)  

                        029-6186-7186    029-8353-1394

反传销QQ群:    429784144    反传销微信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

反传销找人案例

更多>>

反传销洗脑案例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 | 安康传销 | 宝鸡传销 | 渭南传销 | 临潼传销 | 咸阳传销 | 商洛传销 | 汉中传销 | 西安传销 | 反传销书籍
Copyright © 2015 西安天下客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新闻热线:029-6186 7186 029-8353 1394  商务:咨询求助电话138 0919 3299同步微信 举报传销,文章投稿,寻人启事等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十里铺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170090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