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反洗案例 找人案例
南派传销 北派传销
违规直销 金融传销
网络传销 举报传销
大学生传销 保健品骗局
电信诈骗 现身说法 预防传销
寻人启事 法律法规 反传销书籍
传销新闻 稿件留言 西安传销
咸阳传销 渭南传销
宝鸡传销 汉中传销
商洛传销 临潼传销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反传销书籍 >

为了给家里寄钱我在行业里到处借钱

时间: 2018-04-16 17:17 作者: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 来源: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 点击:
96、为了给家里寄钱我在行业里到处借钱

  为了给家里寄钱我在行业里到处借钱


 
  大家都说行业的老朋友都穷困潦倒,开始我不是很相信,不是说上老总之前可以挣20多万吗?这个地方生活各个方面又比较简单,怎么也不至于太穷啊!

  到现在我已经开始有所体会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济危机也一步一步向我逼近。

   加入行业的时候投资了69800,把成都公司处理以后我把所有的钱全部交给我老婆了,这是我们家的习惯,从成都出来的时候就带着一万块钱,开始认为一加入行业以后钱就会源源不断,不需要带太多的钱。加入行业的第二个月按照规定给我返还了19000,这也差不多就是两万多、三万块钱了。刚开始的时候亮哥他们提醒我跟胖子要节约开支,行业的行话叫着节省运作资金,刚开始听他们这么说更本就不能理解,总以为即使是采取以战养战的方式就能够把行业成功干出去,还节约什么开支啊!我跟胖子都很不理解,那个时候我们时间短他们讲这些只能点到即止,不敢明说。

   年养成的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不是说改就能改的,再说那个时候已经把自己定位成几百万身价的人了,只要有花钱的机会肯定毫不吝惜。从成都飞往南宁的时候胖子在南宁接我,我们一晚上时间就花费了几大千,毫不含糊,以前就是这样的生活习惯,玩一玩花点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而且那时候知道从南宁回宾阳以后就得按照行业的规定去做,即使有钱也花不了,要过苦行僧的日子,所以在南宁花钱就更加狠。

   开始两三个月自己基本上也没花什么钱,每个月的房租就是交交房租和生活费,再买些生活必须品。房子是亮哥租的,他们租的时候还非常便宜,那个时候家里面6、7个人住,平摊下来也就几十块钱,刚开始一日三餐是按照《生活经营管理二十条》严格执行的,一个月生活费也就100多块钱,男人日常生活用品也比较简单,不花什么钱,当时抽烟都是买2.5一包的烟,一天一包。这样下来一个月各方面费用也就300块钱左右,还没有以前一个月烟钱多,就当是在成都打麻将不小心点了一炮。

   而且刚开始每个月自己都有钱进账,几千上万每个月不等,挣少多,花的少,一种有钱花不出去的感觉,有时候甚至憋得难受。

   那时候差不多每个月都要多多少少给家里寄些钱回去,家里其实并不需要钱,老爸老妈每个月都有退休工资,他们自己都花不了。老婆在成都带着孩子也花不了多少钱,而且结婚这些年钱一直都是她在掌管,没钱用她自己知道去取,这个绝对不用我操心。那个时候自己很积极地给家里寄钱主要就是想告诉他们我在广西这边不错,发展得很好,不然怎么会隔三差五有钱给他们。这样他们就不用操心,主要就是出于这么一个目的。

  刚开始并不以为然,没有感觉到丝毫危机。

   后来每个月的花费慢慢就开始上来了,除了每个月都有的固定开支以外,开支的项目也逐渐增多。每次只要自己叫来一个新人其实也就摊上一个花钱的事情,接新人期间的一切开支都由自己支付,行业规定不允许让新人在吃住行上面发一分钱,同时,接新人期间借别人的房子要按照房租的价格按所借用的天数支付房租,接新人期间你邀请的所有配合你一起接新人的朋友吃住等等需要你花钱,他们是不付钱的,这也是规定。有时候出现异常情况还会带新人出去喝茶,去酒吧,KTV,下饭店等等都得花钱,行业以新人为重,接新人期间可以不完全受管理制度的约束,尤其是新人出现异常情况的时候,这些花费还是要自己完全承担。花了这些钱以后如果新人认可行业还好,如果不认可行业,你还要出钱为他买回家的票,他怎么过来的你就买什么票送他回去,这个在行业叫着“对等接待”。每次接个新人花个一千多块钱很正常,非常节约的人也得花费好几百,如果手脚大方,来这个新人层次也比较高的情况下,花费个几千块钱很正常。

   当自己下面不段发展的时候自己就开始张罗着分家,这个时候就要带着下面的业务员自己出去租房子了,这个钱是由自己先垫付,后面家里住着的其他人按月交给你,这也是行业规定。租房是一件花钱的事情,他们刚从来宾搬过来的时候这边房子多,而且租金便宜,后来宾阳的外地人越来越多,房子也就水涨船高,价格比以前翻了好几番,而且还非常紧俏。宾阳当地老百姓租房子有个臭毛病,房租一年一付,租套房子一次性拿出来七八千上万块钱非常正常。

   刚开始进入行业完全按照管理制度,不敢同时也没想过出去偷吃偷喝,甚至还去搞个保健按摩很么的。后来时间长了在别的老朋友的带动下自己开始慢慢“维护”,刚开始偷偷摸摸去,后来自己成为名人开始享有特权的时候就开始明目张胆地去,有时候在宾阳感觉玩得不尽心,大家还会商量着往其他地方去完全放开手脚玩,这期间广西几个有名的地方都不玩过,像桂林、北海、南宁都会找时间去玩,这些都是花钱的事情。

   终于有所体会为什么老朋友一开始就要引导业务员节约运作资金,后面有很多花钱的事情。同时,做行业的战线比想象的要长,甚至要长得多,你必须要有充足的运作资金你才有坚持不懈的资本,就如同打仗一样,你得有子弹才行。我身边有很多因为后面没有钱生活,只能出去打工挣些钱再过来或者干脆含恨离去。
后来家里市场破坏了,大家都认定我在广西跟胖子一起做传销,我为了跟他们证明并不是他们想的那样,我更要给他们寄钱。再后来我老婆跟我爸过来以后,他们也认可了这个行业,但是他们并不清楚这条道路的艰辛,开始几个月为了让家里宽心,让他们感觉我在行业干得很好,发展很好,更要每个月给他们寄钱。
随着自己的不断发展,份数是在一天天增加,按照资金分配原则,每个月自己的进账越来越少,但是开支却有增无减,渐渐感觉到入不敷出、难以为继。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各个方面都需要花钱,我也渐渐认识到自己应该开源节流,要学会把裤腰带捏紧了往下坚持。给家里寄钱也不再像以前那么频繁了,在外面去玩的次数也减少了,只有别人请客的时候才出去“违规”,还好后面自己名声越来越响,不至于过那种三日不知肉味的日子。

   日子开始过得紧巴巴的,再后来甚至要向别人,因为其它钱都可以省,但是逢年过节还是得给家里寄钱,这个钱就是把内裤脱下来卖掉也得寄,不然家里人肯定就要担心出什么事情了。这是一个伤脑筋的事情,行业的规定是不允许有借贷关系的,但那个时候我也清楚行业的制度是死的,不是还有《方与圆》吗?
第一次借钱是找胖子,胖子花费其实比我要高,投资也比我大得多,而且还会经常主动关照我,但是他情况跟我不一样,他没结婚,经济是独立的,自己也有那个家底在,能够承受。后面也不好意思总找胖子,就找在一起玩得比较好的朋友,再到后面就只能找那些经常找我帮忙的有钱人。

  刚开始跟别人借钱总是感觉很难为情,但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为了实现380万的梦想,我也没有其他办法,其中的心酸只有自己能够体会。


为了给家里寄钱我在行业里到处借钱

 
  97、第一次在外地过春节,女儿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在做传销
 
  年关快到了,经过了一年的努力奔波,胖子的份数只累加到了300多份,离目标还差一半的路程要走,我才两百多份,真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有一种任重道远的感觉。

   年前体系组织召开了一次经理级别的会议,主要是关于大家过年回家的问题,体系主张大家没有特殊的事情最好过年不要回家,为业务员做好表率,好好安顿自己伞下的业务员,保证行业各项活动的正常开展,维持体系的正常运转,这就算是一项动员会议吧!

   回家过年的人还是很多,很多人考虑到能够利用过年这个机会去发展下线,这倒也是一件好事情。老朋友都说过完年以后是行业的一个黄金发展时期,按照以往的规律,会来大批的人。我跟胖子商量过年回家的事情,我们的情况比较特殊,家里人都知道了我们在广西做“传销”,现在又没有取得什么成就,回去什么也讲不清楚,就这样回去肯定会受到众人的指责,是一件挺没面子的事情,同时回去也不可能把人叫过来;同时我们伞下还有一些业务员过年打算不回家的,他们在这边也需要有上面的人照管和安抚;最重要的是过完年以后下面很多回家的业务员肯定会带人到广西来,到时候这边没几个厉害的角色为他们操办很多事情肯定不行。所以我跟胖子商量我们都不回去,在这里坚持。

   宾阳的人越来越少了,很多体系里面的人基本上陆陆续续都走光了,为了保证各项活动的正常开展,只有几个体系合并在一起才能凑够人数开展各项活动。随着这些外地人的不断离开,这个城市渐渐失去了往日的繁华,工业品批发市场能见到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我跟胖子商量把下面没有回家的业务员都集中在胖子家居住,这样既能为大家节省开支,也方便大家的沟通和交流,不至于感觉孤独,有利于保持大家的激情,同时也方便我们的监管。

  体系为大家筹办了春节晚会,差不多提前一个月就在动员每个家庭准备节目,大家也都比较踊跃报名,希望能够在异地他乡过一个快快乐乐的春节。
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在外面过春节,以前每年春节前都会带着老婆孩子赶回老家跟爸爸妈妈,还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团聚,一大家人热热闹闹、开开心心,老家有句俗话,“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看着春节一天天临近,父母、兄弟姐妹、老婆孩子也都一个一个在电话电话里埋怨,弄得情绪也一天天低落下来,没有了任何激情。老婆最后见我执意不回家过年,后面自己开着车,带着孩子回去了,我有一种不孝的感觉,在心里深深自责,和胖子天天晚上趁着业务员睡着了偷偷跑去喝酒,共同排解心中的痛苦和不安。

   大年三十,体系给每个家庭买了鸡和。下午六点钟我们就带着下面的业务员去指定的会场参加体系组织的春节晚会。几百个人聚在一起,节目都是大家自编自导自演的,节目谈不上什么质量,但也给大家带来了欢歌笑语。出了看节目以外,体系还准备了很多水果、糖、饮料、烟,每个家庭从家里拿去了洗脸盆盛在一起,共同享用。这些花费都是上面的老总买单。人多,节目也多,持续的时间很长,差不多表演到一个小时的时候,上面的很多老总打电话下来给大家拜年,电话都是打在主管或者协管的手机上,听说老总打电话来了,全场几百人顿时鸦雀无声,都屏住了呼吸,然后主管开启免提,就听见老总们讲了一些套话,就算是给大家拜年了,很多朋友都感觉像是在慰问灾区。

   亮哥也打了电话下来,打在胖子的手机上的,胖子也跟其他人一样把手机举动高高的,希望会场里面的每一个人都能够听得清老总的慰问。我以为亮哥会跟我单独打个电话,或者是发条短信,但是最终我还是失望了,他连屁都没有对我放一个。

   活动的气氛还是很好的,大家一个一个满怀希望,估计大家都跟我一样,从来没有跟这么多人在一起过过春节,而且还能在春晚现场看春晚,人多终归是热闹的,活动场所的欢声笑语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尤其进入行业时间比较短的朋友,他们更是无忧无虑,用心享受着这里的一切,他们的激情也感染着现场的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暂时忘记了烦恼,沉浸在这种欢乐的气氛里。

  活动还没有结束我就找了个理由先离开了,这种活动看久了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跟中秋的活动是一样的,只是中秋节的时候每个人还能领到两块月饼,其它内容和形式没有什么改变。有很多老朋友跟我一样,都提前离开了。

  过年的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一个人先回到家里感觉特别孤独,一孤独就更加思念远在他乡的亲人。终于还是忍不住拨通了我爸的手机,其实早上起床就给家里人打电话拜过年了,那时候一大家人还没有聚在一起,早上就想着晚上他们都聚在一起的时候就不要打电话了,我怕大家因为我而伤感,他们应该高高兴兴过年。

  电话接通了,“老二,年夜饭吃过了没有?”年夜饭在老家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活动,老爸开口就很关切地问我有没有吃过年夜饭。
“爸,我们要稍晚一点,体系里面有晚会,现在都还没有结束。”
“儿子,晚上有没有好吃的?热闹不?”我妈把电话抢了过去。
“妈,热闹,比家里还热闹,几百个人一起过的,现在还在表演节目呢!”
“爸爸,爸爸,我要跟我爸爸说话。”我女儿在一边闹起来了,声音很大,我在电话这边都听得清清楚楚。
“爸爸,他们说你在做传销,是不是啊?”

  我女儿语出惊人,给了我当头一棒,我顿时哑口无言,一种痛彻心扉感觉。我老婆赶紧把电话抢了过去,后面说了些什么连我自己也不清楚,匆匆把电话挂断了。

  传销,连我女儿都知道我在做传销。
  按规定,体系并没有因为过年而给大家放假,初一就照常开展活动了,但我没有去。我只想找几个朋友,找个地方把自己灌醉。
这个年过得很不好!



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咨询热线:

反传销人士小阮:138-0919-3299(微信同步)   樊京刚老师:15835971640(微信同步)  

                        029-6186-7186    029-8353-1394

反传销QQ群:    429784144    反传销微信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

反传销找人案例

更多>>

反传销洗脑案例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 | 安康传销 | 宝鸡传销 | 渭南传销 | 临潼传销 | 咸阳传销 | 商洛传销 | 汉中传销 | 西安传销 | 反传销书籍
Copyright © 2015 西安天下客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新闻热线:029-6186 7186 029-8353 1394  商务:咨询求助电话138 0919 3299同步微信 举报传销,文章投稿,寻人启事等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十里铺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170090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