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中国专业反传销找人反洗脑网站

热门关键词: 咸阳传销 西安传销

我清醒地知道我掉进了传销窝

2018-02-26 09:13 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

我清醒地知道我掉进了传销窝
我清醒地知道我掉进了传销窝
这是一个谈“传”色变的时代,这些年传销一直被社会公认为经济邪教,在一项有关职业满意度的社会调查中,传销的排名低于妓女,榜上倒数第一。绝大多数老百姓其实并没有接触过传销,甚至连直销也没有接触过,但这并不影响传销在老百姓心目中形象——一个根深蒂固的坏东西。只要一提到传销,大家就会自然不自然地联系到这么几个方面:
1、传销要卖东西,产品层层加价,并且是强买强卖;
2、传销就是一个无底洞,要不断往里面投钱;
3、传销骗人,而且是骗亲人、骗朋友;
4、传销涉及到绑架、敲诈、控制人身自由,甚至跳楼自杀;
在到广西之前,我也从来没有从事过传销活动,跟所有人一样对传销也只有一个粗略的认识。印象当中,在当年传销风靡全中国的时候,身边一些同学的父母做过“爽安康”摇摆机,那个时候正是一个传销疯狂的时代,做传销是一件光明正大的事情,并不违法,我记得一些朋友的父母都是赚过不少钱,这其中就包括胖子的父母。后来一夜之间传销就成了过街老鼠,突然之间被国家取缔,成了非法的事物。后来从来也就没有哪个传销像以前那样明目张胆,招摇过市,好像一夜之间就销声匿迹了。在报纸、网络上偶尔能看到一些有关传销害人害己的个案,偶尔也能看到哪个地方又破获了传销组织,等等,对于这些有关传销的报道从来也没有过多关注过,总觉得那是一个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东西。
接受了一个陌生女人对我进行长达1个多小时的“洗脑”以后,说实在话,我除了愤怒和不安意外我对她讲那些东西没有任何感觉。
除了胖子有些寡言,稍微有些木纳以外,亮哥和玲玲好像没有任何变化似的,照旧有说有笑,依旧那么自信,那么自然。下了楼,我赶紧给亮哥和胖子打了支烟,“赶紧点上吧!看你们憋了这么长时间,憋得是相当难受吧!”
对胖子,我始终是相信的,这么多年在一起长大的兄弟,他来广西这么短的时间就是变他也不可能变得太离谱,同时我相信,胖子他不可能也没有那个胆量对我做出什么绑架敲诈的事情,他家大门朝哪个方向开我和我家里人都是一清二楚的。但其他人我都是刚接触,谈不上任何了解,所以我的言行举止更加小心翼翼。
我没有表现出极端和冲动的情绪,用豁出去的心态维护着胖子和我最后的尊严,毕竟,我们都是爱面子的人。一路上还是像走出去的时候一样,有说有笑,我看不出他们的变化,他们也看不出我的变化,他们在尽可能地表现得自然,那我也要尽可能得表现得自然,其实在踏上这块土地的时候我跟他们就产生了心理博弈。
在楼下的时候我走到了最前面,我拿出了昨晚上三姐给我的钥匙去开门,钥匙是没有问题的,因为门被我打开了。上到二楼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出有什么异样的变化,三姐正在切菜,屋里面也没有多出几个彪形大汉,还是这几个人。三姐一边切菜一边对我说道:“二哥,回来了,你们先休息一下,那边茶已经泡好了,一份就吃饭。”,这是一个温柔而体贴的女人,就是不知道平时对我们亮哥是不是也这样好,如果也这样,那亮哥就是一个让人羡慕的男人。玲玲赶紧招呼我们去喝茶,这么长时间没有喝水,实在是口渴,胖子家里的茶水还是敢喝的,大家喝一样的茶水,吃同样的饭,从昨晚上喝到今天自己也没有感到有什么异样,同时我想胖子也不至于丧尽天良,在家里的茶水里面给我放点什么药。
中餐跟昨晚的晚餐没有太大区别,除了手艺依然让人称道意外,内容依然简单,同待客之道格格不入,一个标志性的雷同就是依然没有猪肉,让我很失望,毫无食欲。中午我提议喝酒,但被他们找理由回绝了。我们没有讲太多关于“连锁销售”的话,对于“连锁销售”我没有任何热情,也不愿意提起,我不问他们也不提,就这样相安无事地维持这虚伪的平衡。但是他们还是跟我强调了“连锁销售”是一个新生事物,是国家投放在广西的一个保密项目,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时间去了解,告诉我不要轻易下结论,把它了解清楚了以后再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同时一再强调先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我明白他们的意思,后来知道这个在传销行业里面叫“市场保护”。
吃过午饭,我提出要休息一下,昨晚上没睡好,今天上午又接受这么高强度的“洗脑”,感觉精神恍惚,浑身无力。我一个人独自上了三楼,先在床上趴了一份,大概是因为想的问题太多了,怎么也睡不着。我看他们没有谁有跟着我的意思,我又爬起来在三楼到处看了看,熟悉一下地形,知己知彼嘛!上楼就是最高楼层了,上面的楼顶可以上去,到楼顶的门也是开着的,我就点了支烟想到楼顶上去透透气。上到楼顶的时候我很吃惊,我发现我昨晚上换下衣服全部凉在上面,是上午刚洗过的,衣服下面滴下的水渍依然清晰可见。毫无疑问,衣服是三姐上午洗的,可笑的是内裤和袜子都帮我洗了,说心里话,这么多年了,除了我妈和我老婆给我洗过内裤和袜子意外,还没有第三个女人给我洗过,按常理我应该感激得痛哭流涕,但是现在他们的这种举动反而让我感觉忍俊不禁,我想你们这些家伙为了让我加入你们的组织是煞费苦心啊!可惜我不领你们这份情。我甚至想你们是不是晚上还要安排玲玲陪我睡觉啊!如果有这样的艳遇我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呢?
抽完烟,在楼顶上吹吹风,自己反而冷静了许多。再回到三楼躺下,本来想等胖子上来休息的时候单独跟他好好聊聊,劝诫他迷途知返,但他却一直没有上来,而我很快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又是胖子叫我起床,我一看还不到下午三点嘛!
拗不过胖子他们的盛情,我接受了第二次洗脑。


(扫码关注反传销公众号)

咨询电话:029-83531394(陕西西安)   
咨询电话:0531-87218886(山东济南)
咨询电话:0731-81843592(湖南长沙)
咨询电话:15705312030 姜老师(微信同号)
咨询电话:15274801523 唐老师(微信同号)
邮箱:243123529@qq.com

 
专业反传销找人,寻人解救,反洗脑,欢迎投稿留言,寻人启示,举报传销!
责任编辑:西安反传销联盟
首页 | 北京 | 上海 | 重庆 | 天津 | 河北 | 吉林 | 辽宁 | 浙江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河南 | 江西 | 江苏
| 福建 安徽 | 甘肃 | 贵州 | 湖北 | 湖南 | 四川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黑龙江 | 内蒙古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西安反传销联盟 版权所有 Power by www.fcx029.com 陕ICP备17009044号-1 网站导航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