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中国专业反传销找人反洗脑网站

热门关键词: 咸阳传销 西安传销

讲师的缩影(1):黑社会老大给我下跪

2018-04-21 15:39 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

 讲师的缩影(1):黑社会老大给我下跪

讲师的缩影(1):黑社会老大给我下跪

 过年以后,大家又都从全国各地陆续返回了广西,宾阳这个小县城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机。随着大队人马的陆续归来,年味也逐渐淡了下来,我也逐渐拜托了孤独和寂寞。从家里返回来的朋友基本上都没有空手而归,要么带着自己的亲人,要么带着自己的朋友,像老朋友年前描述的那样,过完年这边确实呈现出发展的高峰。我自己下面也有不少业务员带来了新人,我得配合他们为新人的到来做好充分准备,同时,新人来得多了我们这些讲师们的任务也就加重了,工作量一天比一天大,忙得不亦乐乎。

   伴随着下面两个直接鹿子和老马的不断成长,他们下面的事情我也基本上不用操太多的心,他们也都学会了独立,除非他们自己确实搞不定的事情才会跟我或者胖子打电话,我也不用像以前那样什么都得照管着,只是偶尔打个电话关心一下,给他们一些建议,不需要事必躬亲的日子确实悠闲自得,一天天可以专心忙着讲新人工作的事情,倒也单纯。

   经过了前面大半年时间的锻炼,这期间又不断跟大家进行交流和学习,我在讲新人工作方面的能力那是有目共睹,不但在这方圆几公里打出了自己的名号,同时我自己也非常满意,有时候自己讲出一班出神入化的工作连我自己都会回味无穷。经过前面的锤炼,除了积累了大量的相关知识以外,同时最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接触了各式各样的人,在与这些人斗智斗勇的过程中积累了宝贵的经验,现在面对任何新人基本上都能准确把握他的心里状态,知道该如何对症下药、有的放矢。到现在这种水平,我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一般新人只要往我对面一座,从他的言谈举止、音容笑貌中完全可以准确把握他现在心里在想什么。能够在这么大半年时间里面达到这种水平的人身边确实不多,这也是我能够出类拔萃的重要理由,因为我在这方面下了很多工作。现在除了从早到晚给别人讲工作以外,还担任了一个很重要的任务,那就是“救火”,专门对付那种不愿意去了解行业,或者是吵着闹着要走的人。这种工作对个人的挑战性相当大,经常会出现在汽车站、火车站,甚至是机场,要想方设法让那些极度反感的产生兴趣,自愿留下了解,甚至是把已经买好的票退了跟大家再回到宾阳去,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然这种情况下纵然煞费苦心,能够把人成功留下来的几率也是相当低的,而行业的主张是不放弃任何一丝希望,只要还有那么一点点可能,大家都会想方设法去争取。

   一天早上我看了一个朋友发来的一条短信,他上午要带着新人来我家走第一班工作,我看了他给我反应的新人情况就明白这个人不好对付。按照他反应给我的情况新人38岁,男,纯爷们,是他们当地社会上的老大,手下带着200多个兄弟,在他们当地是呼风唤雨,身边随时都有小弟前呼后拥,连当地政府都要让着他几分。这种人行业里面也有,我也接触过两个,但身份和地位都没有他高,其中一个是属于组织中的中层领导,另外一个只是个马仔。按照他提供的情况我分析,这种人防患意识强,警惕性非常高,而且相当自以为是,自视清高,不会轻易接受他人意见。更要命的是叫他过来的人恰好是他以前手下的一个兄弟,是叫他过来考察矿山的,这种情况彼此的信任程度不高,如果第一班工作讲不好,这家伙下去以后很容易弄出问题,虽然不大可能在宾阳对他兄弟怎么样,但是只要他一个电话打回去,这家伙家里的市场肯定通通破坏,而且他家人还可能收到一定威胁,这一点这个朋友信息上也跟我提到了。
为了对付这个人,我把压箱子的衣服都翻出来穿在了身上,皮鞋也擦得透亮,头上也喷上了啫哩水,好久都没有这么气宇轩昂过了。另外我还作了一些简单的准备,我首先跟家里其他人打好招呼,上午没有接到我电话谁也不能回家,不能在家里弄出一点声响,其次我把桌子很随意往客厅中间一摆,客厅里面随意放着几把藤椅,其它什么东西也没有,连杯子和水都没有准备。

   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挑战,说心里话还是捏了一把汗。当然我一点都不为我自己担心,不管我跟他聊得怎么样他都不可能对我怎么样,我只是担心如果弄不好会对叫这个家伙来的人造成很大的影响。

   我提前把楼下的门打开了,电话打过来,电话那头还是按照老套路报了一下一共有几位,要上来坐坐之类的套话。我让他们直接到二楼客厅里面等我,我故意呆在三楼,我没有按照传统的方式毕恭毕敬呆在二楼的大门口等他们进来,然后一个一个跟他们很礼貌地握手,我想对付这种人最好是随意一点,不要搞得太正式。听见他们四个人到客厅里面自己搬着椅子坐好以后,我拿着手机从三楼走了下来,我并没有按照惯例关上二楼的大门,连进客厅的门我也没有关,通通大开房门。 

   进门以后我一眼就认出了新人,这家伙正在左顾右盼,听见我进来然后很谨慎地上下打量着我。这家伙是个彪形大汉,一脸络腮胡子,还是有点老大的气质。其他三个人当中只有一个人我认识,打电话发短信给我那个男的,还有一男一女我不认识。他们三个看着我进门赶紧准备站起身来,这也是行业的潜规则,我不紧不慢地用手势示意他们都坐下,不要搞得那么客气。一进门以后我就摆出了一副比较高的姿态,没把那家伙放在眼里,先给他来了一个下马威,先从气质和气势上把他镇住,摧毁他的自信。

   按照短信上反应的情况他们到我家里来之前就只对他说到一个朋友家坐坐,这种情况按照行业的行话叫着没有“揭谎”,这种情况讲工作的人讲得就不能太直接,要想办法把新人一步步往里面带,欲速则不达。我开始跟他们闲聊,也不介绍,随便聊,反正都是年轻人,把屋里的气氛先活跃起来,让大家尽可能放松。这样聊了大概十多分钟,大家都聊得挺不错的,客厅里不是会有欢声笑语,大胡子也挺能吹,我估计平时也好这一口,今天我讲话的语气和风格估计也比较对他胃口,直来直去,大大咧咧,把自己上大学时在东北学那一套全都抖了出来,效果还不错,让大胡子一时半会儿也找不着北,不知道我到底要干什么。这个时候我一边跟大家吹牛,一边在脑袋中酝酿该如何把这家伙往这个行业里面带。恰好是这个时候出事情了,不认识那个男的估计是来的时间不长,没有什么接待新人的经验,看我前面很长时间都在跟大家闲扯,他有点坐不住了,他看着气氛比较融洽,就告诉大胡子,“老大,我们在这边从事一个行业,你听这位大哥给你讲一下。”我和其中认识的那位朋友一听这小子冒出这么一句话马上感觉到坏事了,大胡子脸上的笑容一下全消失了,让人感觉很不自在。这一男一女看到大胡子的变化也紧张起来,一句话都不敢说。场面有些尴尬,我赶紧开口想打开这种尴尬的局面,没想到我刚说出“兄弟”两个字,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大胡子神色慌张,“扑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双手抱拳,嘴里说道,“大哥,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求你放过我吧!”
身材魁梧的黑社会老大跪在了我的面前,这是完全出乎个人意料,搞得我啼笑皆非。他的这种出格的举动我是完全理解的,他这种人要是真刀真枪地干他肯定是不怕的,但是他怕一点,他怕“洗脑”,他现在肯定是认定我们在搞传销,他肯定是怕被我“洗脑”以后然后就得听我的摆布。这是很多人刚开始了解是患的一个共同毛病。

   这个场景把所有人都惊呆了,那一对男女更是被这一出吓傻了,大气都不敢喘。

   “兄弟,坐起来,堂堂七尺男儿,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你不嫌丢人?”我并没有安慰他,还是用气势压着他,用他以前命令小弟的口吻命令他。
他一听我这话赶紧坐了起来,肯定也感觉到了他刚才的失礼,坐在那个地方一语不发,用余光恶狠狠地盯着我旁边那个不认识的小伙子,有一种想把他剁了的气愤,但是在这种场合下又不敢爆发,就在那里一个劲憋着,想走又不敢走,坐在那里又很不自然。

   看到这种情形,我完全打乱了讲第一班工作的传统思路,先想办法让他平静下来,降低内心对于“洗脑”的恐惧,接着跟他聊宾阳的社会治安,带着一些国家态度方面的知识,从而让他自己能够冷静思考,静下心来自己去分析这边的形势。

   跟大胡子这一聊就是几个小时,能当“大哥”的毕竟还是聪明人,而这个行业就适合聪明人,老朋友不是说了吗?“不怕了解,就怕你不了解”,在行业里,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你敢了解,这些高人们就能想出办法让你接受,让你认可,这就是行业生生不息繁衍的道理。跟大胡子聊着聊着也就平静了下来,慢慢地没有了恐怖,也开始跟大家开口讲话,慢慢地也就产生了一些兴趣。

   聊到中午快到一点的时候,我渐渐地跟他做了收场,家里人到现在还没有接到我的电话,还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找到地方吃饭。
大胡子后面经过几天的了解,很快就认可加入了行业,加入以后在专门到我家里来坐过。大胡子是个爽快人,并不避讳在我面前下跪求饶的事情,这事在行业里面也传为了佳话。


讲师的缩影(1):黑社会老大给我下跪

 
讲师的缩影(2):除广西以为都是变相传销

   今天早晨一个老朋友找到我,非得求着我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帮他下面来的一个新人讲一下,他告诉我说这个女人是他下面一个业务员的一个表妹,来了已经五天时间,还没有搞定,这个女的前段时间刚到贵州遵义去了解过,他两个哥哥在遵义那边从事,据她说跟我们这边是一模一样的,经济模式、管理制度,等等都是一样的,她是认可这个行业,但是准备到遵义那边跟她两个亲哥哥从事,因为他哥哥答应帮她叫一个下线,她不是不认可,心态也挺好,也没有什么担心的,走工作也非常配合,但是说什么都要到遵义那边去,而且还有意叫他下面那个业务员也跟她一起去遵义那边从事。

   他跟我说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大家商量看我能不能帮助他一下,所以一早就在路上等着我。我上午早就已经预约满了,而且上午的时间比较短,最多讲两班。其实一般这种情况的工作我这个级别的讲师是很少去接的,时间太紧,如果没有提前预约,除非有非常特殊的关系我们一般都不是临时接别人工作,这是潜规则。看着这个老朋友苦苦哀求,他告诉我他们现在确实没有什么办法了,他一大早就在路口等着我,希望我无论如何也要帮他一下。

“她什么时候走?”看着这位老朋友,我有些心软。

“她答应呆七天,还有两天时间。”

“那没有关系,还有时间,这样啊!我今天工作早就已经满了,我下午讲完工作我给你打电话,然后你带我到她家里去。这个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我想基本上没啥问题,你不用担心。”一听这个新人的情况我心里就有底了,对付这种人没有什么太难的,我胸有成竹地告诉他。这为朋友听了我的表态喜出望外,一个劲跟我道谢。

   下午的工作从1点半讲到差不多5点钟才结束,结束后抽了支烟稍微休息了一下我就打电话通知他。按照惯例,他要到我家楼下来接我去他的新人住的地方。
坐在面前是一位小妹妹,长得还可以,说不上漂亮,按照短信上面反应的情况是25岁,实际年龄跟长相差不多。

   按照惯例他们先把这么小妹妹跟我相互作了一个引荐,但我却没有按照惯例跟小妹妹握手问好,我故意把她放在眼里,一个劲充着屋里的其他人聊天,把她晾在一边,他们家里的其他人也比较配合。很快这位小妹妹的嚣张气焰就给打下去了,刚开始进门的时候感觉就有点趾高气昂的,估计前面几天,包括她在遵义了解的时候都已经习惯了所有人都把她当个宝似的。我这期间讲新人工作总结出了一套经验,就是不管你面对什么样的人,你首先就必须用你的自信去摧毁他的自信,这样他就会规规矩矩听你讲,不然你讲什么东西他都爱理不理,不会往心里去。就像你如果在外面推销“海飞丝”,那你就得振振有词地告诉别人“海飞丝”洗头就是乌黑发亮。

   小妹妹把手中的手机放在了桌子上,也不玩了,乖乖地坐在一边听我们几个人聊天,天南海北的她也插不上什么嘴,估计这些牛吹的对她还是有些效果。

   我看时机已经成熟了,我突然话锋一转,“小妹妹,听说你在遵义了解过类似的行业?”
   “是啊!就是前段时间。”小姑娘老老实实地回答我。
   “在遵义呆了多长时间,我以前也去过,那个时候我公司在那边有些业务,经常会开车过去看一下。遵义是革命老区,贵阳的第二大城市,不过发展可不怎      么样啊!”其实我以前根本没有去过,只是有过一些了解而已。
   “在那里呆了十多天时间,也没有怎么出去逛过。”
   “小妹妹,你的情况他们简单跟我介绍了一下,我可以跟你谈谈我的观点,遵义那个地方这个类似的行业不能做。”我非常自信地直截了当告诉她我的观点。
   “为什么?我感觉都是一样的,没什么区别啊!”小姑娘听了我的话好像很诧异,这在意料之中。
   “你说我从成都到遵义近还是到广西近?”
   “那肯定是到遵义近了。”
   “对,如果遵义可以做我就在遵义做了,你以为我傻要舍近求远。”我没有等她回答,继续对她说道:“小妹,你说遵义那边跟广西这边的经济模式是一样的对吧?"
   “对,完全是一样的,五级三晋制,成功出局,都一样。”小姑娘不像是在说谎。
   “那我想问你,这套‘等腰梯形’经济模式你认为能不能行得通。”
   “能成立,可以挣钱的。”从她的回答来看她是认可这个行业的运作模式。
   “对,这套模式肯定成立,毫无疑问在理论上绝对可以挣钱,但并不是靠这套经济模式就能够挣钱,如果这样我就直接把它带到我们家去做,你不觉得那样更方便,你也不用跑什么遵义和广西了。小妹妹,你认为我说的有道理吗?”

   小姑娘摇摇头,好像并不理解我的话,我接着对她说道:“这套经济模式我们不用怀疑,诞生于美国1859年,在很多国家都运行上百年时间了,肯定能够成立。但是在我们中国要通过这套经济模式赚钱光靠这套模式肯定是不行的,还需要另外一个重要条件,那就是运作这套模式的土壤,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
我后面简单跟他介绍了一下这个行业的引进,投放在广西来宾试点,然后再向广西其它城市推广的过程,我跟她得出一个结论,“这个行业在广西做是国家支持的国家项目,同时国家为这个行业在广西的发展提供了很多支持,为这个行业的生存和发展培育出了它需要的土壤,据我的了解在广西以外的其它地方做都是不合法的,称之为‘变相传销’,国家要打击。我这样说你可能不是很赞成,你感觉有些王婆卖瓜的嫌疑,当然我这只是个人观点,供你参考。”我给了她一定的思考时间,然后开始跟他分析对比为什么遵义那个地方不是国家支持的。

   “小妹妹,你在遵义那个边也考察了十多天,那我就想问你,他们那边打电话是不是免费的?”我并不能肯定他们跟我反应的情况的准确性,我只有试探性问她。
   “也是。”小姑娘很肯定回答我。
   “好,这个电话不奇怪,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我再问你,他们那边是不是所有资金都是通过银行转账?”
   “也是,连‘资金管理’都是一样的。”小姑娘还是很肯定地回答我。这两个方面是平时说服新人相信这个行业是国家支持的重要证据,既然这两个方面都是一样,那就不能跟她纠缠这两个方面了。
   “那我问你,他们那边是不是吃大锅饭,睡通铺,男的一个屋,女的一个屋?”我很肯定地问她,根据我掌握的一些情况在其它地方从事类似的行业都是这样的。
   “对,这一点不一样。”小姑娘一下子就来了兴趣。
   “小妹妹,你知道在广西这边我们为什么都是一个家住3到6个人吗?”我决定在这个问题上跟她着重区别。但小姑娘没有回答我,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想听说说出个究竟。
   “在这边我们没有像其它地方从事类似的行业一样睡通铺,吃大锅饭,因为在广西这边我们有一个条件,国家为了支持这个行业的发展,花了很多钱贷款给当地老百姓修了很多空房子,修给谁住,这个你应该很清楚。任何一个小城市,它对于外来人口的容纳能力都是有限的,广西、贵州跟广东沿海不一样,经济不发达,这些城市突然之间去很多人,它都很难承受,简单说,你找不到房子居住,你想一想你们当地是不是这样?这就是你在遵义看到的现象,为什么他们都要挤在一个屋子里面睡觉,你别以为挤在一屋子里面真好,有什么好的,生活起居什么都不方便。不是他们真就想那样住,因为他们找不到房子住。但是在广西就不一样了,国家提前就为大家准备了很多充足的住房,能够满足大家的一个居住条件。前面我想肯定有朋友跟你分析过国家在这个方面的支持,我不跟你多聊。”我决定在这个问题上对她穷追猛打。

   “小妹妹,我想问你,这个行业如果是地方保护,或者说是个人操纵的,那你还敢不敢从事?”
   “不敢。”小妹妹开始若有所思。
   “对,你不敢,其实我也不敢。这就是我刚才跟你提到的这个行业生存的第二个条件,必须是国家支持的,这个条件非常重要,只有是国家支持的你从事它才有保障,才能保证你顺利挣到这个钱,也才能保证你挣到这个钱你敢拿出去用。”
   “根据说的那些情形,我可以很直接的告诉你,遵义那边是属于地方保护。到现在你应该清楚,这个行业的存在不论是在哪个地方,都能促进地方经济的发展,这点毫无疑问。你在宾阳这几天时间你也看到了,几万人在这个小县城为这个地方做了多大的贡献,宾阳的发展情况你应该也有所认识,我想问你宾阳的经济靠什么在支持?”

   “靠这个行业。”小姑娘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因为在宾阳这个地方你基本上看不到什么工矿企业,大家很容易就联想到宾阳的经济发展就是在依靠这个行业,这个不奇怪。
   “对,就是这样,宾阳只是广西的一个点。你刚才也跟我讲过,在遵义据他们说也有几万人在那里从事这个行业,那我想问问你,你敢说遵义也像广西一样,整个城市的外地人都在从事这个行业吗?你敢说遵义的地方经济靠这个行业在支撑吗?”我接连几个反问把气势一下子提得很高。
“这个不清楚,在遵义十多天我也没有怎么出去过。”小姑娘看来对遵义确实没有什么了解。

   “那我告诉,遵义是贵州的第二大城市,仅次于省会贵阳。遵义是一个工业城市,遵义有丰富的矿产资源,遵义有大型的钢铁企业,遵义有贵州著名的烟草企业遵义烟厂,等等,这些你都可以去查资料,简单跟你讲,遵义的发展靠什么?靠企业,而不是这个行业,这个行业的贡献就是九牛一毛。在遵义发展的初期,可能它会依靠这个行业的一些贡献搞它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但是随着这个它工矿企业的发展,它将不需要这个行业。毕竟,这个行业在遵义的生存它不具备普遍性,跟这个行业在广西的发展不一样,它具有普遍性,它为广西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在支撑广西经济。像遵义那种地方保护主义的情况它有一个危险的信号,如果哪一天国家一纸文件下去要求把这个行业的人全赶走,我想遵义当地政府肯定会毫不留情地把那些人全赶走。这样对他们当地没有任何影响,这原因就在于他们没有对这个行业进行任何的投入,赶走这个行业他们也没有任何损失。”

   “可能你还是不清楚,我再跟你分析广西这边你对比一下就清楚了。简单说广西这边它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原因很简单,国家为了支持这个行业的发展在广西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修建了大量的房屋。你想要是把广西这些人都赶走,这边这些房子全都空出来了,当地老百姓他能住了吗?你前面也了解过,每家每户好套房子,他住不了,这个地方你想要是没有这个行业有谁回来吗?谁都不会来。当地老百姓房子租不出去,你想他会给国家还贷款吗?他傻呀!他哪里来钱,当初相应国家号召贷款把房子修了一栋又一栋,现在你政府把这些外地人全赶走了,他房子租不出去他就没收入,老百姓肯定都不给国家还钱,你国家拿他有什么办法,法不治众,你国家大不了把房子全给他收回去,这么多空房子你收回去干吗?养蚊子、养耗子啊!你认为国家她会这么傻吗?所以这就是我跟你分析的在广西从事这个行业它是绝对有保障的,就因为在这边这个行业是国家支持的,国家有很大投入。”

   小姑娘若有所思,我接着对她讲道,“如果你问我在遵义能不能做,我可以告诉你,也可以,但前提条件是国家和地方都不打击它,但是国家和当地政府都不去打击它这个谁也不敢保证,一句话,我个人认为在除广西以外的其它任何地方做都是不保险的,因为只有在广西才是国家支持的。你明白没有?”


   小姑娘后面没有去遵义,而是留在了宾阳,后面听说还把她两个哥哥叫了过来。


(扫码关注反传销公众号)

咨询电话:029-83531394(陕西西安)   
咨询电话:0531-87218886(山东济南)
咨询电话:0731-81843592(湖南长沙)
咨询电话:15705312030 姜老师(微信同号)
咨询电话:15274801523 唐老师(微信同号)
邮箱:243123529@qq.com

 
专业反传销找人,寻人解救,反洗脑,欢迎投稿留言,寻人启示,举报传销!
责任编辑:西安反传销联盟
首页 | 北京 | 上海 | 重庆 | 天津 | 河北 | 吉林 | 辽宁 | 浙江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河南 | 江西 | 江苏
| 福建 安徽 | 甘肃 | 贵州 | 湖北 | 湖南 | 四川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黑龙江 | 内蒙古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西安反传销联盟 版权所有 Power by www.fcx029.com 陕ICP备17009044号-1 网站导航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