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中国专业反传销找人反洗脑网站

热门关键词: 咸阳传销 西安传销

一把辛酸泪遣散连锁经营体系

2018-04-27 21:07 两年讲师

一把辛酸泪遣散连锁经营体系


一把辛酸泪遣散连锁经营体系

  在广西辛苦奔波了两年多,曾经为这个行业而痴狂过,为这个机会而兴奋过,为这个梦想而沉醉过,今天,一切都将化为乌有,我感到非常失落。

  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谢绝见所有人,把从家里带过来的酒统统拿出来自斟自饮。我内心充满了痛苦,无法排解,我选择了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排解我内心的痛苦。我已经决定离开了,这两年中发生的一切都不断在我的脑海中回荡,那些人,那些事都让我感觉到不比荒唐,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我怎么成为这个荒唐故事的主角,我更想不明白居然还有那么多曾经比我聪明,比我优秀的芸芸众生会在一起因为一个骗局而痴狂。想到身边还有那么多激情飞跃的善男信女,我感觉到有些可笑,但是仔细想想自己曾经不也跟他们一样可笑吗?

  这段经历是我今生永远都无法排解的噩梦,今生永远都洗不干净的人生污点,我害怕比人提起这段往事,我害怕听到“传销”两个字,这些都让我无地自容。

  本来计划在月底的时候遣散体系,但是当我真正要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感觉到无比困难,遣散体系也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一句话“大家解散吧!这是一个骗局。”事实并不是那么简单,大家往里面投入了那么大的经历,投入了那么多的钱,有些业务员甚至是全家出动,还有些业务员为了做“高起点”把家里房子都抵押了,还有的业务员为了从事行业外债累累,还有一个甚至借着高利贷,所有人都把以前的工作丢了,在这个行业里跟我一样全身心投入……。大家所面临的这些现实问题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我回去至少还有些积蓄,还有老婆孩子,还有套房子,还有辆破车,但是他们呢?他们当中一些人什么都没有了,工作没有了,钱没有了,有些人房子没有了,甚至有些人老婆孩子也没有了,他们该怎么办?对,不是我骗的他们,至少不是我诚心故意骗他们,我可以说是没有责任,但是我良心能安吗?

  想着这些问题我非常揪心,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和处理这些问题,因为我根本就无能为力去解决这些现实的问题。

原本在月底召开一个家庭会议,把大家都找在一起,把所有实情全抖出来,大家同命相连,谁也不要怪谁,都是受害者,然后所有人在一起抱头痛哭,然后面对现实,各奔东西,就当大家运气不好,命中该有这么一劫,各自都认了,从头开始。

  但是对这种场景我根本不敢设想,出现那样的场面我根本就控制不了,到那个时候我在也不是他们心中的神了,大家如果稍稍有些不理智就会把我当着罪 人。很多人在这种情况下会突然感觉自己根本就无路可走,如果大家情绪激动,对我干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是完全有可能的。我又能把他们怎么样?他们本来就是受害者,我本来就有愧于他们。

  想到这些完全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我胆颤心惊,我上有老下有小,我没有一点勇气去面对。

  后面我又想单独找到自己的两个下线鹿子和老马,跟他们毕竟都是朋友一场,大家坐在一起,把知道的这些东西全都告诉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去选择。但后面想谁又能保证他们两个在这种晴天霹雳之下会保持冷静,他们下面又各自带着那么多人,难道他们就不可能冲动吗?万一他们没有把这个事情处理好,我还不是一样不能全身而退。在下面几十号人当中,我最对不住的就是他们两个,他们都是我直接骗到广西来的,尤其是鹿子,对这个行业寄托了那么大的希望,大学毕业后这些年省吃俭用得来的一点家底全部押在这个行业里面了,原本指望着这个行业赚到钱好跟他相恋多年的女友漂漂亮亮举行婚礼,他能接收这种打击吗?另外鹿子跟他女朋友骗了这么多亲人过来,他们又如何面对?

  只有一种办法,解散这些人,但是他们当中我谁也不能见。

  月底的时候我把我的两个下线找到了一起,我告诉他们我家里出了些事情,我必须回去一下。他们没有任何怀疑,还是像以往一样对我关怀备至,问我家里情况到底怎么样了,都劝我一定要乐观一些,事情只有慢慢解决,急是急不来的。听了他们的这话我心里很难受,我真想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他们,但是我没有勇气。以前我跟他们关系都很好,后面在这个行业里面朝夕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大家同舟共济、同甘共苦,感情也一天天在升华。我赶紧把他们打发走了,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他们要送我,我拒绝了,我带了些重要物品,打了辆车直奔南宁机场,走的时候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这场景跟逃跑没有任何区别。当飞机从南宁起飞的时候,我悬着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事情虽然还没有结束,但是我清楚地知道我已经跟这个地方说永别了。
还是老婆开车带着孩子在机场接我,我开车把他们送回家就直接去了胖子家,胖子还等着我去跟他谈判。
这场谈判避免不了!
 
  这次见到胖子大家都不开心,好像两个陌生人谈生意一样,各怀心事。
我把我的想法和情况都原原本本告诉了他,作为朋友我希望他能够理解我的苦楚,虽然走到现在可以说是一败涂地,但是我还是没有怪他的意思,他其实当初并没有错,现在可能也没有错,错就错在大家做了这个行业,错就错在这个行业是一个巨大的骗局。胖子也一样把他的想法和他的难处跟我讲了一下,对于行业的事情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好跟我避讳的了,他知道的我也知道了,而且他不知道的我也知道了。

  我们两个大老爷们一把鼻涕一把泪在一起倾诉着各自的无奈,共同商讨一个解决的办法。胖子一开始还是劝我继续坚持,过不了几个月我也可以上老总了,上老总就我下面的情况,钱还是能赚一些的。这个东西我也清楚,但是我确实没有再坚持的勇气,既然明知道自己错了就应该承认,即使豁出去坚持上老总赚到这个钱又怎么样,那只会因为自己的一己私利而让太多无辜的人上当受骗,同时也会跟自己带来诸多麻烦,让自己和家人都难以安宁。胖子看我心意已决,劝我回头无望,也就不再多说。

  为了尽可能平衡,我跟胖子开出条件是我让我下面再发展三个月,这三个月时间我什么都不说,他跟上面几个利益相关的老总给我拿15万,三个月以后我把行业情况告诉我的两个直接下线,让他们自己决定去留。这个事情胖子只能同意,但他一个人做不了主,他还得跟其他几个人商量。

  第二天胖子就给我电话说大家都同意了我的要求,但是让我一定要恪守我的承诺,三个月以内什么都不能讲。按照我下面的发展,这后面三个月时间发展2、3百份都不存在什么问题,我从中拿15万他们谁都不吃亏。

  三个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回成都我也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吃肉喝酒再也不用偷偷摸摸了,生意也快重新做起来了,一家人天天在一起其乐融融。跟朋友联系的时间也多了,大家还是像往常一样喝酒、打牌,从来都不主动提起我在广西的事情,大家都在想办法帮助我走出内心的阴影。广西,虽然没有让我出人头地,但我还是时常想起那一片贫瘠的土地,想起宾阳小县城的一草一木,想起那边的朋友,想起那边发生的一些事。但现在逐渐也能坦然面对,一笑了之。

   胖子把15万按照约定给了我,我留下了5万,另外给鹿子和老马一人5万,我知道这5万块钱并不能弥补他们的损失,我只是为了为我自己寻求点心理平衡和心理安慰,仅此而已。在广西两年多的时间里,经受了无数的痛苦和挫折,我开始相信“命”,冥冥之中自有天定,人一生都走不出这个“命”,既然已经命中注定,我也只有认了。

  一场梦,终于醒了!留在脸颊的只有一行伤心的泪痕。


(扫码关注反传销公众号)

咨询电话:029-83531394(陕西西安)   
咨询电话:0531-87218886(山东济南)
咨询电话:0731-81843592(湖南长沙)
咨询电话:15705312030 姜老师(微信同号)
咨询电话:15274801523 唐老师(微信同号)
邮箱:243123529@qq.com

 
专业反传销找人,寻人解救,反洗脑,欢迎投稿留言,寻人启示,举报传销!
责任编辑:西安反传销联盟
首页 | 北京 | 上海 | 重庆 | 天津 | 河北 | 吉林 | 辽宁 | 浙江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河南 | 江西 | 江苏
| 福建 安徽 | 甘肃 | 贵州 | 湖北 | 湖南 | 四川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黑龙江 | 内蒙古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西安反传销联盟 版权所有 Power by www.fcx029.com 陕ICP备17009044号-1 网站导航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