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中国专业反传销找人反洗脑网站

热门关键词: 咸阳传销 西安传销

花生日记之死人际网社交电商的认知危局

2019-04-17 16:47 传神渡易铁

花生日记之死人际网社交电商的认知危局

花生日记因传销被罚款,云集品被定性传销,两个新闻都在一个时间段出现,于是社交电商涉嫌传销的问题被媒体放在了桌面来回讨论。
 
从新闻和自媒体信息里分析,花生日记的团队计酬资金来源分为两个,一个是99员会员费,但发展人数只有7247人,按全额没收也就是70万元,因为这个会员费可以认定为传销入门费。
 
 
99元是入门费,人头费?
 
有媒体说这是带血的人头费,这个问题在公开文件里定性很明显不合常理,一堆律师蹦了出来说如何符合传销特征。没错,死磕《禁止传销条例》99员会员升级费是可以说成人头费的,但按约定俗成来说,这个费用是不是有管理费,手续费的含义呢?这99块钱的血是挺贵啊。
 
死磕《条例》,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赃款70万没收,没有顶格罚款200万,只有150万,剩下的七千万谁来解释,那个律师来解释解释。
 
51层2千万会员
 
这个来自于阿里妈妈的返利优惠券,层级51人数2000万,但这个钱就与传销相去甚远了,返现佣金是相对良性可持续收入,是正常商业盈利,和传销的入门费是两个概念。
 
这与直销销售产品提成后再行分配是一个道理,正常商业收入凭什么不能分配,正常带客佣金凭什么不能分配。我赚来的钱想怎么分,就怎么分,只要钱没问题,多层单层只是酬劳计算方法。
 
花生日记团队计酬的钱的来源是完全符合商业伦理,你带客消费不成功,就不会有佣金分配;有分配就必然有消费,难道消费就是上当受骗产生受害者啦,还是商家获利不当,淘宝获利不当,哪里不当?
 
一个没有受害者的行为,处罚的由头在哪里?传销是经济犯罪,具有所有经济犯罪的共性特征,就是骗钱。很多人张嘴就是传销三要素,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往上套。
 
简单梳理
 
这是各种多层次团队计酬运用中的轨迹,多层次团队计酬,给社会造成最大误区的是直销,在直销宣传中信息的失真造成夸大宣传等等固有问题,因大单方式,消费行为变成了投资行为,本质产生变异。
 
但这只是多层次的原始运用和第二次本质的变异,而如今多层次在互联网时代早已经被改造的面目全非,不仅仅产生了第三次变异,还有第四次,我没事还在琢磨第五次。
 
九种社交电商“传销”的钱哪里来
 
 
混沌与真空
 
因为从雅芳公关门的起点开始,我们就整体性的被一个不完整的游戏规则误导,网络时代了,我们还要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目光来审视多层次。
 
有人问“花生日记没有限制人自由啊,怎么会是传销”,这个落后认知我们都懂得,烧钱多层次推广也是传销吗,返现优惠券的多层次分配也是传销吗。
 
返利佣金的多层次分配,在线下的版本则是数千万人的消费返利传销盘,撕开一看返利是假的流量是假的,但消费是真的。云集品云联惠这些平台把集资拆东补西,泡沫消不动时警方出手了,薅羊毛的消费者嚷嚷自己没上当没受骗,还妄想继续薅,但成百上千的供货商开始要钱维权了。
 
可花生日记里,供应商依赖淘宝的超大流量实现盈利而后返利,有羊毛也是淘宝的毛,淘宝这只羊还没说话呢,这可不是只傻羊。
 
硬科普:多层次团队计酬
 
法律的初衷是什么?维护合法利益,打击不法收益,可收益合法却又看似违法,何解?
 
换个角度,多层次团队计酬来说,只是个工具,或者说是个过程,他既可以用于销售和推广,也可以用于集资和诈骗。
 
钱的来源决定目的,钱的去向决定结果,过程中的团队计酬是一个工具,但具有一定的导向能力,这是书面语言。
 
口语来说,目前最简单的解释是“刀论”
 
“团队计酬”是一把刀,握刀的人想干什么,这是目的,有人就想削瓜切菜,有人就想杀人放火;
 
刀法好的,
有人切菜完全没事,有人砍人特别顺溜;
 
刀法不好的,
有人切菜时砍了人,确实也有想砍人的却切了菜(别笑,很多)。
 
于是两种刀法不断互相学习借鉴。最终有了一个江湖著名的“刀论”,此论曰:
多层次是把刀,砍人还是切菜,因人而异,所以刀本无罪。
 
但,刀论过时了!
 
不仅用刀的人有不同初心,学刀的人有不同刀法,横握竖握,左握右握,千奇百怪,都会有不同的结果。但时代发展太快,无声无息之间,互联网把刀磨成双刃剑了。
 
所有拿剑的人,还看那篇“三要素”刀谱,指刀为剑,不知道手里这东西还能弹回来自残,甚至自刎。
 
有些人交完罚款,用脖子扛着显摆,前面那个权健刚死,社交电商们迷糊依旧。
 

花生日记,推导罚款落实的连锁反应

 

花生日记若七千万罚款落实认定,这个误导空间会进一步扩大到整个互联网社交电商,负面效应的余波在几年后清晰可见,花生也许有钱,选择息事宁人为了上市铺平舆论。但以后呢,以后的整个社交电商又如何有序发展,要不从花生开始全部一刀切,把98年的事情再来一遍?

 

权健事件的舆论风暴之后,直销被全盘否定的舆论,造成这么大的社会问题,就是因为基层执法的专业素养和起心动念,越是步步紧逼,企业就越是投机取巧,市场会应激反应走向更偏激的路线,整个生态环境的恶化后就会越走越偏,直销定义混乱已是前车之鉴,花生若交了钱,社交电商未来可能更乱。

 

社交电商监管思路在哪里

 

入门费也许需要定硬性指标,确定一个伤害程度最小的、市场可接受的额度限制,99元出门摔一跤也不够用。

 

或者禁止一部分“会员费、入场费、入住费、注册费、加盟费”的多层次团队计酬,或者禁止大额入门费,避开投资属性的泡沫风险。

 

让一级平台去监管二级平台

 

阿里系,腾讯系,京东,唯品,网易,小米,知识付费平台,等等各大头部平台是流量来源。

 

返现优惠券等正常可持续商业收入的多层次,由头部流量平台牵头,而监管方只需提出指导性意见给所有一级平台,定好了大框架,技术问题则汇聚在行业协会之中,那么监管方、市场方、技术方三位一体就能驱动整个市场,逐渐拨乱反正向良性有序的方向发展,其余的让市场去检验,不要捆住市场的手脚。

 

花生日记与淘宝是共生关系,不是寄生关系,那么淘宝基于维护自有生态会主动解决问题,这样把更多的问题释放给淘宝,他自己会找到最合适的方法。

 

腾讯微信安全联合实验室,在这种机制下运转的很好,年度传销态势感知白皮书对社会风气净化提供了非常好的帮助,及时阻止了大量的网络传销传播。这就是一级平台做好自己的生态环境,其实就解决了监管的一部分难题,何必多管闲事。

 

放手了头部流量平台,才能引导初生平台

 

在基层执法层面因为花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执法就相对容易实现,这样的示范效应,会间接让其余初生平台规避罚款风险,去学习那些“低调”的诈骗平台和集资平台,产生负面的应激反应,整体上越管越混乱。

 

诈骗和集资平台因为集资诈骗的本色,对法律毫无顾忌但非常善于低调,发展人头毫无顾虑,此其一;其二,若罚款的花生可以洗脱过去的嫌疑,那么看起来违法违规就有洗白空间,这就给集资诈骗平台树立反面典型,洗脑说辞里就会多出一句江湖金句“花生日记都交钱洗白了,我们公司明年也交钱洗白,然后上市再分原始股,放心大胆干吧”,这种心态在这些脑子混沌的乌合之众里,很容易发酵成新的错误共识。

 

基于成熟流量的头部平台返现,其团队计酬恶性化发展空间非常有限,让出空间让市场自行调整,市场会筛选出合适的方式方法,逐渐形成意见领袖和市场风向标。从这里开始,会影响和推动初生平台在此基础之上去复制和微创新,整体上推动初生平台放弃庞氏的原始基因。

 

一定要记住,这是一个强调复制的江湖,偶像和推崇的惯性排山倒海,在初期谨慎引导的社会成本很低,一旦形成错误思潮再改就会积重难返。

 

避免异地传销的“国家暗中支持”这样的歪理邪说,现在根本已经无法阻止其传播。

 

在未知的市场探索里,树立正面形象标杆的参照坐标,是最重要的因素,而正面形象必然依赖头部平台庞大流量来变现才能返现,所以对此类二级平台的罚款,会是一个风向标,吹风放风的方向,是基调。

 

如果花生被罚款,其他基层监管跟进,整个市场没有可参照的合规对象,初生平台就会出于规避罚款的心理,模拟虚假诈骗平台和境外平台,开盘就具有强烈的难以改变的集资诈骗底色,失去调校可能性,比如“太平洋直购、云联惠”。

 

治理就应该树真打假,可因为假的不好抓就罚款真的,打完了罚完了,市场跟着谁的脚印复制,这难道不是摆在桌面上的问题?

 

对比传销平台和非法集资平台

 

另一个角度,从泛传销江湖的视角来看,有序开放的社交电商,可能会大规模冲击网络传销受众面,整体稀释浮躁,尤其是币圈链圈,控制非法集资和传销新变种的泛滥,创造更好的网络环境,甚至可以影响到直销从业环境。

 

传销向来喜欢拉虎皮做大旗,真正的共享经济、分享经济、返利模式大旗树立了,有参照标准了,就会有头部平台流量支撑的合规案例,云集品这样的虚假返利平台,就会被一眼识破,传销江湖的潜伏者游猎者会自然分裂,击碎整个传销江湖的意识形态,原本产生负面的群体转化为积极面因素,起码偏积极面。

 

当然这其中肯定会衍生新的问题,比如刷单和虚假流量,但目前来看在市场自净能力之内,腾讯阿里有的是手段去修理他们,对监管来说政策制定上就会有更多腾挪空间,把可能的社会风险在初期就分化弱化。

 

对比直销

 

头部平台就像是直销拿牌企业,二级平台就像是直销系统,初生平台就是准拿牌企业,监管自己伸手抓直销系统,企业就难以形成自律机制,会把精力就耗费在“公关”层面,问题被遮盖和拖延。

 

而遮盖的示范效应则让更多准拿牌企业以身试法,拖延则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基于社交电商的相对小额度,其社会风险体量要小的多,适当开放社交电商的多层次,引导、建立、和微调规则,市场和舆论可以筛选出最合适国情的方式方法,为直销开放多层次提供有益经验,也做了开放的前期科普。

 

更敏感的在于,这样做可以回避尖锐的直销当下问题,避开直销企业老旧僵化的思维定势,以及大量复杂又敏感的沉疴痼疾,在新的空间寻找新的思路,在发展过程中解决老的问题,积累更多的方式方法,化解长期积累的社会风险。

 

开放,不但可以间接改善直销负面影响和从业环境,同时也会逼迫直销企业真正的互联网化、透明化阳光化,而不是现在的挂羊头卖狗肉。

 

现在有这么好的试点机会,若还在错误的认知起点实施过去失败的策略,那么权健事件的舆论风暴在几年后,有大概率会在这里重复发生!

 

这是危机,但也是机会!

 

花生日记之死(上),电商传销里的指剑为刀
 

人际网这个词汇,在传销直销的石器时代就已经出现在我们眼中,待走到社交电商这个时代已被远远的遗忘掉,传销迭代到5.0的学院时代,依附于它的培训也迭代四次,而我们对承载所有这些的人际网的认知,依旧还是无法窥得全貌,因为人际网中的人,对它极尽索取之能,却毫无敬畏之心;而网外之人,极尽排斥之心,绝不正视。
 
细微之处
 
泛传销江湖的大意,就是所有的人际网络营销,其培训体系里最早的励志,是引进直销时带进来的羊皮卷、最伟大的推销员等等书籍,而后陈安之为代表的成功学,到刚刚过气儿的教练技术,以及相关小众心理学,都是来自于西方个人主义底蕴的认知,这个起点并无对错。
 
但是在中国熟人社会里运用起来这些舶来品,总是缺乏指导性意见,所有的运用都丢给了市场,于是就像中式英语一样,出现了各种奇葩和鸟人,培训市场迭代多次,基本方向还是没变,到教练技术这一代更为粗暴,问题也就暴露的比较直观。
 
 
大致原理:在一个虚拟操场上,操练西方个人主义的成功学获得验证,而后在中国熟人社会环境中来真实运用,运用的底层环境截然不同,导致整个脉络扭曲,以及每一个个体都不同程度扭曲。
 
水土不服了三十年,至今还没搞明白哪出问题了,怨社会,怨别人,也没搞明白怨从何来,于是索性干脆怨自己,把自己搞成怨妇了,还自以为伟大,认为自己为了拯救别人在忍辱负重,认为别人不理解自己。
 
外在的水土不服变成内在的心理问题,从这里开始发展下去,开枝散叶,其中一支变成了狂妄。
 
这个问题的反射弧很长,我们要到群众中去寻找起点......
 
从浮躁开始
 
中国人很少夸奖人,人际网里张嘴就夸人;
中国人很少说暖心话,人际网里全是正能量;
匮乏食品和医疗安全感,人际网十全大补包治百病;
缺乏感情建设方法,人际网里的感情却非常饱满;
 
另一面:
 
咪蒙式的焦虑满大街,人际网里用梦想解决;
找钱多事儿少的工作,人际网里用暴富解决;
社会不公平被放大,人际网里AA制凭能力;
现实屡屡打击积极性,人际网充满了真诚鼓励;
单身和离异找另一半,人际网里全是帅哥美女;
人际网里学会了感恩,却只对利益感恩。
 
这么多社会需求集于一身,人际网变成了万能之网有万千能量加持,网住了人们所有的欲望和诉求,同样诉求的人在一起特别有凝聚力,形成了自己浮躁的意识形态,狂妄之门在这里被开启。
 
以上是我们看到的洗脑场景,那么光环四射、被众星拱月的人际网领袖们,又会是什么心态变化过程呢?
 
首先,
他,被群众包围着!!!
 
 
他,是什么样的心理体验?
 
就像我们每天看电视看视频里,各种各样的舞台上的明星,可我们很难体验那种在舞台上的压力,想找一张从舞台上向下看的照片视频,都很难找,有人站上去腿都会抖吧。
 
 
 
这种心态曾经写过,在09年调查时曾经记录下这样一个心态“有些做直销的大妈大姐,她就是喜欢那种站在舞台中央的感觉”,娱乐节目里经常听到的一句话,“享受这个舞台”。
 
一个从普通人,通过人际网迅速走上舞台正中央的人,时间越短舞台聚光灯带来的冲击力越强,自信来的越快,被改变的越大。
 
 
 
而过度的自信,就是自负,伴随的膨胀程度越大。
 
这是小儿科的小场景,假设到另一种场景:
 
从一个纯草根儿,通过人际网迅速获得社会地位、暴富、聚光灯、媒体报道,这种大场景持续半年,又会膨胀到什么程度?
 
还不够,再加些大料!
 
每天都处于众星捧月的状态,每天身边只有“正能量”,每天都充当着“救世主”,而且完全真实的来自于外界小环境对自己一个人的集中“哄抬”。
 
我们设想自己,处于这样的环境,会膨胀到什么程度?
 
可以在新闻里看到的案例:
 
权健对丁香医生的严正声明之狂妄溢于言表,你翻下束昱辉的人生轨迹就很清楚了。大量的直销企业有形式多样的狂妄体现在公众面前,要么年轻没阅历,要么知识没底蕴,而舆情风暴终于让他们体会了什么是代价,尽管如此还有人继续狂妄的公关删稿。
 
传销里的狂妄就更多了,所有模式创新都可以拯救中国民族企业,甚至拯救地球和人类,这个名单罗列起来太长,不堪入目,最近的是云集品。
 
社交电商呢?花生日记罚款新闻后,透露出来的各种细节性信息里,和当年的魔能国际百亿顶峰期一模一样,90后的狂妄穿透了手机屏幕,无法直视。
 
狂妄这种属性,本身就需要阅历来消磨,而社交电商基本上都是90后甚至95后,越快的被聚光灯照射,就意味着越多泡沫的膨胀,人性被层层放大,置于我们眼前时已肉眼可见。这是最近半年来反复思考的问题,这种纯主观感受的问题,匮乏调查对象和仔细揣摩的场景,在写完传销破解方程式后,这是唯一还没梳理清楚的大问题。
 
双刃剑
 
 
武侠小说里总是说,刀可以杀人,也可以救人。在人际网的江湖里,也总有大把的人高举救人的旗号杀人。
 
人际网中光环四射的偶像们,都有一个最大的共性,有钱,因为这个江湖里,正义的标准是钱,钱代表成功,代表偶像,代表信任度,代表说服力,也代表着舞台和聚光灯。
 
金钱是标准之一,我们原本没什么意见,毕竟商业社会崇尚商业英雄,这无可厚非,但现在金钱变成了绝对的、唯一的标准。
 
在南山的币圈链圈厮混时,很多人告诉我很多案例,某某某发币多少多少钱,安全撤退;某某某开传销盘几个月几个亿,被判一年,出来后就是亿万身家,谈吐之中羡慕之色溢于言表。大家在乎的是刀锋有多快,刀法有多好,至于道德伦理法律法规,在刀光剑影之下都是土鸡瓦狗。
 
缺乏对金钱的敬畏,对法律的敬畏,这话题太大,人们早已不屑于此。只能说我所触及的这一面浮躁之镜里,对人际网只知其利不知其害,只是如今这刀变成双刃剑了,很多人还是不知,自残、自宫、自刎的案例比比皆是,还是无人在意,问题就因为缺乏敬畏心。
 
传统文化里有个词叫做慎独,而人际网中需要一个词,慎众!因为所有的浮躁都是来自于乌合之众,在人际网里经过几何倍增的千锤百炼,变成狂妄。
 


(扫码关注反传销公众号)

咨询电话:029-83531394(陕西西安)   
咨询电话:0531-87218886(山东济南)
咨询电话:0731-81843592(湖南长沙)
咨询电话:15705312030 姜老师(微信同号)
咨询电话:15274801523 唐老师(微信同号)
邮箱:243123529@qq.com

 
专业反传销找人,寻人解救,反洗脑,欢迎投稿留言,寻人启示,举报传销!
责任编辑:西安反传销联盟
首页 | 北京 | 上海 | 重庆 | 天津 | 河北 | 吉林 | 辽宁 | 浙江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河南 | 江西 | 江苏
| 福建 安徽 | 甘肃 | 贵州 | 湖北 | 湖南 | 四川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黑龙江 | 内蒙古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西安反传销联盟 版权所有 Power by www.fcx029.com 陕ICP备17009044号-1 网站导航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