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中国专业反传销找人反洗脑网站

热门关键词: 咸阳传销 西安传销

我的安利钻石人生7

2019-01-10 19:41 笑飞

我的安利钻石人生7
第30章、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雅涵本是不会开车的,于是每月往返涿州都变成一场疲于奔命的长途拉练,天晚了没车就更要耽误转天天津的安排。没有私家车想要拉动周边市场实在是件辛苦的事,这个在我年初跑通州市场的时候早就是吃过苦头的。
 
约摸在02年的9月,雅涵突然宣布她买车了。那是一辆二手的本田雅阁,雅涵的妹夫当时急等着用钱,就把这辆本已三十多万公里的老爷车以四万块的价格转手卖给了雅涵。新人们当然是不大清楚内情的,不过有车终归是件让人兴奋的事,大家仿佛一下子都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那时的团队人还不多,我差不多就算是团队中唯一开过几年车的人了。接车那天,我去雅涵的妹夫那儿把车开到中心,雅涵、林超以及好几个团队的骨干早早地就等在楼下了。林超跑进驾驶室,抚摸着方向盘久久不愿松开的情形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林超最终还是没能圆了自己的私车梦。
 
雅涵开始进驾校学驾照,作为雅涵多年的好友兼伙伴,每次接送就成了我独享的专利,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我开始了陪伴雅涵一趟趟往返涿州的路。早年雅涵开车曾闹出过不少的笑话,包括拉着手刹开出去20公里还纳闷儿为什么老是熄火。对于一个绝对活泼力量型的女孩子,开车这种技术活儿实在是让她厌烦透顶。再后来,只要有我在,雅涵都是从来不摸车的,恋爱五年多,我基本上就是她的御用司机。
 
那时我们常在晚上结束工作后到梅江南的旷野里练车,也总是绑定在一起相互配合工作。自从我加入后,雅涵的每一个前排和深度,我都参与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有次去一个叫田莉的前排家开盖(即教会第一次打货的合作伙伴使用产品),在楼下一个小餐馆吃饭,因为美路,我俩被餐馆老板和一众伙计往死里追打,雅涵的手流了很多血,而我为了保护雅涵被打晕过去。后来听成都的胡钻分享早年去餐馆推销美路被老板放狗猛追的故事,我和雅涵都不由得苦笑,我们也算是为美路、为梦想放过一点血的!
 
多年相知,惺惺相惜,再加上共同的思想、共同的追求、共同的经历、共同的圈子,使得这份情感在我心中不断升温。我向来不是个快热型的人,喜欢一个人常常要用很久,然后再坚持更久,无论事业还是感情,我从来都不曾轻言放弃。
 
雅涵在高中时代就曾对我有过朦胧的情愫,不过那时我早已心有所属,直到多年后她坦诚一切我才恍然大悟。不过那时雅涵对我的感情始终躲躲闪闪,她在事业上积极乐观永不言弃,但在感情上却消极自卑总想放弃,你很少能发现人格如此完整分裂的人。雅涵是从来都不相信爱情的,这点直到五年后我才最终悲哀地发现。
 
雅涵出身在一个典型的军人家庭,父亲也算是峥嵘一生的传奇人物,从一个普通的列兵到共和国的少将,引滦入津、清江水电导流隧洞……一页页书写着亚洲水利史上的奇迹。从小父亲便是雅涵心目中的英雄,这造就了雅涵后来敢打敢拼、勇猛顽强的行事风格,也烙下了雅涵敢为人先、为民造福的人生追求,当然,也一并继承了她父亲暴躁的性格。这样一位铁腕人物在青年时的封建包办婚姻当然是不幸福的,从小耳濡目染在父母激烈的争吵和家庭暴力之中,雅涵又怎么可能拥有一个完整的人格?
 
就在我还沉迷于对赫男的苦恋之中时,雅涵也经历了一段相当失败的初恋。雅涵的初恋是她大学时的校友胡彬,同为旅游专业毕业,我们当年即有相识。胡彬出身于东北一个没落的家庭,父母早亡,大哥精神失常,二哥又因工严重烧伤,全靠姐姐一手带大。两个同样残缺的人就这样火星撞地球地相恋了三年。这段感情的最后是雅涵和胡彬拿着菜刀相互对砍而最终走向了陌路。胡彬的精神轻度分裂,而雅涵的爱情也从此走向了死亡。
 
再后来雅涵认识了来自阿联酋的富二代雪松,这位外籍华人在短暂的回国期间因为章燕的陌生邀约而走入了雅涵的世界。雅涵与雪松几乎是一见钟情,但几个月后雪松远赴新加坡,这段刚刚萌芽的感情也就成了无言的结局。
 
而我那时是不清楚这些的,雅涵的若即若离让我莫名地惆怅。我欣赏她的行事干练,也认同她的远大抱负,每日里朝夕相处,感情的萌发再自然不过。“携手天涯·笑傲江湖”是我一生的追求,雅涵那时就这样成为了我理想的对象。那年的十月,在频繁往返涿州的路上,这样的激情最终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雅涵开始激烈地回应我的心意,但她始终也不肯承认她是我的女朋友。刚开始的时候,她说团队人还不多,整天出双入对的会让仍然单身的林超倍感孤单;一年后,在前排孙璇出来的那个晚上,雅涵经过漫长的抉择最终接纳我是她男朋友的身份时,她又说我以旁部门的身份出现,对整个团队的贡献会更大。我就这样不断地妥协,不断地纵容,直至五年后最终的分手。我又再一次成为某人的地下情人亦或是影子男朋友了。赫男曾在我心中投下的阴影又开始渐渐地笼上心头,我开始竭力地抗拒迷失的自我,我们的冲突开始不断升级。雅涵终于承诺上了钻石我们就举办婚礼,可还没等到熬上钻石,我们就已经劳燕分飞了。
 
从在一起的那个晚上,我就开始把自己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了整个团队上。无数次遐想成功后开着心爱的吉普车一起去浪迹天涯,无数次构思婚礼上每个细节甚至背景音乐的音量。我开始陷入了狂热的假想,太容易为情所困正是一直以来我最致命的硬伤。
 
其实最难的还不是隐瞒男朋友的身份,而是在日益密切的配合中要拿捏好每个环节相处的分寸。添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既不能影响工作,又不能露出马脚,稍有差池即会招来一顿狂风骤雨。走进她的办公室,谈完事,顺手带出纸篓里的垃圾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但这也会让她疑心门外的部门已经发觉我们俩的关系,私下里一通雷鸣电闪自不待言。而单独相处时,如若显得不够体贴亲密,其待遇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目标压力大了,我也是她最适合的发泄对象。当然,平日里讲话的语气、对视的眼神也需参考场合要格外地注意,这几乎成了那两年每日里我必修的功课。

(扫码关注反传销公众号)

咨询电话:029-83531394(陕西西安)   
咨询电话:0531-87218886(山东济南)
咨询电话:0731-81843592(湖南长沙)
咨询电话:15705312030 姜老师(微信同号)
咨询电话:15274801523 唐老师(微信同号)
邮箱:243123529@qq.com

 
专业反传销找人,寻人解救,反洗脑,欢迎投稿留言,寻人启示,举报传销!
责任编辑:西安反传销联盟
首页 | 北京 | 上海 | 重庆 | 天津 | 河北 | 吉林 | 辽宁 | 浙江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河南 | 江西 | 江苏
| 福建 安徽 | 甘肃 | 贵州 | 湖北 | 湖南 | 四川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黑龙江 | 内蒙古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西安反传销联盟 版权所有 Power by www.fcx029.com 陕ICP备17009044号-1 网站导航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