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中国专业反传销找人反洗脑网站

热门关键词: 咸阳传销 西安传销

渭南反传销:小伙身陷传销窝点 记者卧底5天揭内幕经历

2018-06-27 18:46 网络整理

传销以其巨大的社会危害性,长期以来被政府和民众嗤之以鼻,然而直至今日,在我国中西部的大部分二三线城市里,传销都在以不同程度的方式存在着、肆虐着。近日,记者跟随一名已被传销人员“洗脑”的“朋友”,从陕西渭南出发,到湖南株洲的传销窝点卧底5天,只为解开传销蛊惑人心,使人本性全失的全过程,继而让更多的家庭,更多的人能远离传销,珍爱生活。

友人湖南“游玩”回来性情变  到处借钱声称要投资做生意

数天前,记者身边一位要好的朋友王洋(为保护当事人的隐私稿件除特别说明外人物均为化名)称自己要到湖南去玩几天,记者知其最近心情不好,也建议他能出去走动走动,舒畅心情。十天以后,王洋回到了渭南,记者发现其的言语和心态都发生了变化,时常的问记者,以否相信自己去株洲见了该市市长和军分区司令,并且还见了坐拥数亿资产在当地投资的港商,记者注意到,每次他说到表情总是很平静,由于王洋不愿意透漏更多的细节,记者也只能对其话半信半疑。

好友母亲声泪俱下 记者决定与其一同前往

两天后,王洋的母亲找到记者说,王洋给郑某刚刚打去了7万 块钱,“这钱是我和他父亲前几天刚给他借的,我不敢对他说什么,他能有求于我,我很高兴,说明他还把我当妈呢,再说他要投资做生意,我这个做妈的不能不支持。但我心里始终有些担心,我担心他年轻会被别人骗,而且是去这么远的地方。你可不可以和他一起去?你比他大些,你见的世面也比他多,你能看来事情的好坏,再者你们关系好,你说什么或许他会听,阿姨没有别人可以求,只有拜托你了,阿姨太了解他的性情了,他受不了打击,所以希望你能和他一起去看看, 看是否如他说所,若是,阿姨也就放心了,若不是,阿姨求你一定要把他带回来,阿姨拜托你了.......”王洋的母亲含着泪的对记者说道。“阿姨,你放心,我会陪他一起去的,若是不好的东西,我一定把他带回来。记者不忍王洋母亲的良苦用心,决定去和王洋走一趟。

千里赴传销窝点  欲劝友人反被疑

8月15日下午4点50分,记者和王洋坐上了由西安开往广州途径株洲的火车,经过21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后,早上的6点50分火车终于停在了湖南株洲火车站,下车后,王洋并不愿多讲任何话,只是按照车站语音提示路线前往出站的地下通道。此时,在车站出站口一个男子正等在那里,他正是之前叫王洋来湖南的他的朋友郑某。简单的寒暄几句之后,他便带着我们上了一辆19路公交车,一路上记者并未讲话,只是将头更多看向窗外,想要记住这一路上的景物和路线,希望能从中找出些蛛丝马迹,继而能使我们安全逃离。约莫过了半个小时,车子停靠在一个名为荷塘区荷塘花园的站点,紧接着记者和王洋跟随郑某来到了小区内,郑某直接带着记者上了该小区5号楼6楼东户的房间,这是一间三室一厅的单元房,各种生活用品也是应有尽有。在房间内记者见到了正在厨房准备早饭的郑某的妻子梁某,以及另一名未曾谋面的男子,听口音像是陕南的。从进房间一直到吃早饭,记者并未发现任何的异常,吃过早饭后,坐车彻夜未眠的记者感觉到了浓浓的睡意,看到这种情况,郑某就招待着记者和王洋去房间休息,大约睡了4、5个 小时后,记者走出了房间,此时郑某正和其妻子梁某以及那名商洛口音的男子在看电视,见到记者醒来郑某即问记者有没有休息好,得到记者的回答后,他关掉了电视,若有其事的走到记者身边对记者小声的说道,“你是来帮王洋考察这个行业来的,一会我会让一个行业内部人士过来先帮你大概介绍下这个行业,你要认真听认真理解,并为你的朋友同时也是我的朋友好好考察。”说完后,郑某便出去打了个电话,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一名30岁左右的女子来到了房间,见到女子到来,郑某和其他人忙上去迎接,并问候该女子道,“李姐,你辛苦了,还让你亲自跑一趟......”等 话语。女子进门后用浓重的甘肃口音向记者介绍自己,她说自己是甘肃天水人,来这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介绍完自己后该女子便开始向记者“介绍行业”,“首先这个行业好不好,能不能做,你看过听过之后就有自己的答案了。”女子一边说一边叮嘱郑某为其找些纸和笔来,表示要为记者详细解释行业。在随后的十几分钟里,女子手里的笔和笔下的纸不停的摩擦着,一会的功夫她就画了9张图,内容都是介绍他们“行业”是如何产生、分配、晋级、运作、安全等环节,在介绍该“行业”运作机制的方面时女子说道,他们“行业”是投资六万九千八百元两年后就可以赚一千两百万的特殊“行业”,他通过不断的资本运作,后来人往上累积等方式实现,你的三条线(即你叫来的三个人),他们要发展也会有自己的三条线,那么重要就会有九条线在支撑你的发展,再往后会是81条、6561条,他是以几何倍增的方式向上递增。“在晋级方面,我们入‘行业’资格为每份3800元,现在我们入行业最低为21份,也就是69800,如果你一次性交齐的话,我们会送你价值500块的化妆品作为奖励。”女子接着对记者讲到,根据不同的累积份额,“行业”分为业务员、组长、主任、经理、高级业务员五个级别,业务员1到2份、组长3到9份、主任10到64份、经理65到599份、高级业务员为600份以上。该女子还强调,他们的“行业“是受法律保护的,他们是向国家纳税的,任何一个在这里挣够12800000出局后的人都会得到国家颁发的完税证明。另外女子还表示他们“行业“能这么久运转和发展是要感谢“负面报道”的,她说,媒体的负面报道使挣够“行业”能健康有序的发展,“你想啊,投资70000两年赚12800000这是多么好的事情,若不加以控制,势必会对社会的正常秩序造成巨大的冲击,为此国家鼓励对我们“行业”的负面新闻报道,以此来控制从业人数不超过全国人数的千分之三。”女子望着记者说道。

在女子介绍的同时记者注意到几个问题,首先就是他们所谓的“份”也就是入行业的费用没有任何商品作为介质,除了一个所谓的价值500元 的化妆品外,再也不能提供任何等价的商品或物质,只是一味的拉人头收“份”钱,其非法集资的意味昭然若揭;其次,他们强调的国家承认?何为国家承认?还说 自己有纳税证明,当记者索要证明求证时,该女子却以只有做到经理级别以上才可以看为由拒绝了记者;再次,把言之凿凿真实反映的新闻报道说成是他们行业的 “保护伞”,其颠倒黑白,蛊惑人心的能力看见一斑。

农民住豪宅 “我们这很挣钱”

该女子的讲解可谓漏洞百出,记者心里默念着。半小时后,女子讲完后便会意郑某等自己还有事情就离开了,女子离开后,记者更加确定此行业为传销,还未休息郑某便要带着记者和王洋出去,说是去走走、转转,不知何意的记者就跟着他出发了,经过十几分钟的步行,郑某带领记者到达一处小区内,该小区装修颇为豪华,在一栋楼内他直接将记者带去了11楼,并敲开了该楼层西户住户的门,出来迎接的是两名中年男子,也是一口的甘肃话。他们招呼着记者坐下,在郑某向其介绍完记者是新来的行业考察者身份后,其中一名男子 便开始对记者发话并讲起了自己和行业的故事,男子告诉记者他是甘肃天水人,姓李,今年四十多岁了,来这已经快一年了,之前在老家一直就是种地的,经他朋友的引见,他才能有现在的生活。“其实刚来也和你一样,好朋友怎么能欺骗呢,后来我才明白,那是他善意的谎言,了解了‘行业’后,我理解了他,这个行业你先不要忙着下结论,你一定要考察5到7天, 一定要看明白,看仔细后在决定,它好不好不是我们说的,你看过之后就明白,如果他不挣钱,我们会呆在这里近一年么?如果他是违法的,我们也早已经被当地的 警察机关遣散回家了,如果不挣钱我们能住的起这么好的房子么?答案是肯定的,所以你要静下心来,帮你朋友同时也是帮你自己好好考察这个“行业”,看他是不是一 次机会,如果是你就抓住机会,如果不是你再决定离开,不会有人强迫你的.......”男子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对记者不停的说了近一个小时,期间,表情和动作不时有夸张之处,仿佛自己已经赚了很多的钱。

为了牟利  军队成了传销人员蛊惑的谈资

离开该小区后,郑某又带着记者来到和该小区相距较远的另一处小区,一路上记者总是挑机会告诉王洋,这就是传销,希望他能分清是非,跟记者回去,王洋也表示愿意跟记者回去,他还不忘提醒记者注意路线和标志,以便不时之需。在该小区的十一楼东户,两名老年男女正在门口等待记者的到来,引进门坐下后,老年男子开始对记者讲话,他说,自己是江苏镇江人,来这是被自己的老首长部队的一名师级干部介绍来的。“本来他告诉我们让我们来这旅游的,来了后他却说要我帮他看一个 行业,处于对老首长的尊敬和信任我决定留下来看,看了一个礼拜后,我认清了“行业”,于是我觉得这个机会我不能错过,不仅如此我还叫来了我的妻子和我一起从 事,也许你会觉得不可思议,但当你和我一样理解了这个“行业”后,你就会明白好东西你是不会不愿意和亲友们分享的,除非你很自私.......”,谈到对于“行业”的认识该男子表示,自己认定了他会赚钱,而且一定会转到那么多钱,政府目前在打造中产阶级,目前中国中产阶级过于少,政府计划于2020年使得国家中产阶级占到总人口的30%,到2050年要占到50%, 这个模式就是国家用来实现这一目标的工具,通过一系列的资产再分配、资本运作生产出一批批的千万富翁,这个行业是政府花重金从美国买来的,你要明确他的政 府性和合法性。男子滔滔不绝的向记者表述着自己对行业优越性的理解,男子快速思维和反映能力以及广泛的知识层面使记者很敬佩。在男子的家中随处可见的是各种与军队相关的照片,在记者看一幅照片的时候,男子走过来指着照片上的一位军人对记者介绍说,这就是我的介绍人某师师长,这张照片是他和几位战友 同时任青海省委书记的领导合影,当记者问及男子此处可有他自己的照片时,男子表示自己从来不在住处挂自己的照片,你看到的这些都是我的介绍人我的老首长的。

以安全为借口 寸步不离的对记者进行“保护”

一个多小时后,男子终于说完了自己的理论,当时已是晚上的7点了,出门后郑某随即表示要我们先回家吃饭,在回去的路上,记者向其表示晚上是否可以出来逛逛,“毕竟第一次来这不走走看看太可惜了”。听到记者建议郑某并没有表示反对,并表示吃晚饭后就可去。

吃完饭后,记者就想和王洋先出去,以便有机会更好的做他的思想工作。但听到记者的想法,郑某坚决不同意,他表示要为记者的安全负责,一定要和记者一起出去, 除了郑某外,其妻子梁某也表示要一起去。看到这种情况后,记者没有坚持,便一起出去了。走了一段路后,体态丰腴的梁某就表现的上气不接下气,没过多久郑某 就和梁某落在我们的后面,回头望去他们似乎还在商量着什么,记者走上前去,记者才得知是梁某走不动了想让郑某送她回去,可郑某不同意,非要让她一个人回 去,看到这种情况,记者和王洋就劝郑某送妻子回去,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到过那么多地方,一定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此时的郑某却坚持以保障记者和王洋的安全为由拒绝离开,最后其妻无奈,只得自己打车离去,一路上郑某总是提醒记者不要离开自己的视线,看到这种情况,记者意识到此种“行业”以保障新人安全为由对 人进行人身限制传销意味明显,然而王洋对此却不以为然,他觉得那是他朋友对他负责才会如此。

记者假睡到凌晨  夜里路灯下取证

这天夜里,记者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想着这几天的事情,既担心着王洋又担心着自己,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着,“他们还没有入睡,我必选先装睡。”在心里记者默默的告诉自己。装睡的过程是艰辛而漫长的,时间仿佛被延迟了一样,感觉流逝的很慢很慢,终于等到他们都睡着了,我看看手机,此时已是夜里的凌晨两点多,记者 进王洋的铺位,试图叫醒他,可他不知是睡的太沉还是知道记者想对他说什么,没有理会记者。无奈记者只有拿起手机走下楼去,在楼下一处安静的树林下,确认无人跟踪后记者拨通了同事的电话,由我口述,由他记录、录音,以保存这个事件的一些细节故事,录音持续了大约10分钟,意识到时间有些长了,录完后记者还没来得急和同事说再见就匆匆的挂了电话,急急忙忙的来到他们的住处,后又轻声轻动的回到了自己的铺位,发现他们依然在熟睡,记者才放下心来,随后记者又下了楼梯,在郑某的房间的抽屉里找到了昨天甘肃女子给记者讲课时画过的草图,记者小心翼翼的把图拿到一处路灯下,用自己的手机拍下了所有的内容, 后又小心翼翼的将图纸还回到郑某的抽屉内,郑某并未察觉。

家族式发展   传销人员都以叫来的亲戚朋友多而骄傲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后,郑某又和昨日一样带领着记者和王洋来到一个不知名的小区内,在该小区的一栋楼一套住房内又有两名男子在等记者,他们也用浓重的地 方口音和记者交流,所不一样的是,他们用的不是甘肃话和江苏话而是山东口音。其中一名男子告诉记者,他们都来自山东烟台,来这里也一年多了。男子的话总体 上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男子向记者介绍说,他之前在家是开宾馆的,被他的妹夫介绍到这里。内容上他们说着同样的话,大多都是介绍自己是如何被亲人友人用 “善意”的谎言邀约至此,又是如何从排斥到半信半疑再到看懂、理解并决定要做。另一部分,该男子则着重夸耀行业的各种优越性,以及对他自己包括他整个家族 的改变,男子告诉记者,他们家的所有亲戚几乎都在这里了,大概有30几人了......

女子叫来读研亲侄子 为此还感动落泪

拜别了这两个人,郑某又带着记者来到另一个小区,这次迎接记者是一名中年女性。女子告诉记者她是甘肃张掖人,是被自己姐夫介绍过来的。女子说着同样的过程直至说毕,说完这些后,女子话锋一转的对记者说:“你今天已经是来这的第二天,离家的第三天,你知道么。其实我们‘行业’也有些规定的,比如有六类人我们是不会 允许他入行业的,分别是:公务员、在职教师、现役军人、在校大学生、未成年人以及当地人,可能你会疑问,为什么我们不让当地人参与呢,其实当地人参与,是 考虑到他们没有能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带来更多的好处,首先他不用租房,其次他不用过多的消费自己家就有,这是国家所不愿意看到的,国家引进这个行业就是要让 人民富起来的同时带动一方经济,所以行业要正常运转必须要有他的规章制度。”提到自己与“行业”的故事女子动情的说道,她被自己的姐夫叫来说是要一起做生 意,来了后看到这一切也迷茫过怀疑过,但看久了我明白了,这是个穷人改变命运的绝好机会,于是在考察完行业后,他便叫来了自己正在重庆读研究生的侄子,她 觉得侄子见多识广,能帮自己更多的出谋划策。“当时我告诉他,我在这边开了个宾馆,让他过来玩几天,顺便帮我策划下如何制定经营策略。三天后我侄子来了, 当他第一次看到这个行业后,他的反应非常激烈,一定要把我带走,最后在我的劝说下,他才同意把行业看完再走。七天后,我侄子告诉我,他不但同意我留下来做 “行业”,同时自己也想留下来。得到侄子的理解和对“行业”的肯定,我更坚信了“行业”能给我,给我的家族带来翻身的机会。现在我的侄子也留了下来,目前 在这的还有我大姐、二姐、叔叔、弟弟等十几个人,过些时日我们准备把我们的父母接来,让他们也在这个“行业”里享福、挣钱。”说这些话的时候,女子眼睛满含了泪水,神情激动。看到这些记者明白传销已在该女子的意识中占据了不可置疑、不可撼动的位置,另外女子提到他的侄子,是一名正在读研究生的在校大学生,按照她之前讲的六类人中就包含大学生,他们是不能参与的,不知为何到此处却成了女子夸耀“行业”的资本,其本质自相矛盾。

七天“车轮战” 总有人能把你说动心

第二天从早上到下午,郑某带领着记者见了3个人,从3人自我介绍上看,他们有农民的、有经商的、还有公务员退休人员,地域上更是包括了山东、广西等地,和昨日的两人均不同。路上郑某曾告诉记者,这里从事“行业”的人来自全国各地,有八万人之众,从1998年开始到现在已经运行了16年 之久,他们在这里租房,在这里消费还给当地政府和国家交纳税收,所以他们一直是被保护的。“你看到株洲市的街头为何没有太多的穿制服的警察,他们办公都是 穿着便服去,那是他们为了保护我们,保护“行业”新来考察的人,不像外界一样误解行业。”但据记者几天来的观察,株洲市街头穿制服的执勤警察并不在少数。

不计危险劝好友  好友辱骂并对记者进行人身攻击

第三天晚上,记者更加确定了该传销的危害性,于是记者像前两日一样,等待他们睡熟时,准备叫醒王洋做他的思想工作,但汪洋的反应很反常,不是置之不理就是很不耐烦,最后终于不忍记者的“搅扰”站起身来,握紧拳头神情狰狞准备打记者,意识到王洋以彻底被洗脑之后,记者决定离去,正在下楼期间忽然看见有什么东西朝记者飞过来,原来是一只拖鞋,扔鞋的不是别人,正是王洋。只见他此时怒气冲冲的看着记者,接着又将另一只拖鞋扔过来,随后开始破口大骂,他的骂声引来了传销人员,他们看到这种情 况急忙阻拦王洋,他刚开始骂记者,说记者不给他好好考察“行业”,后来又骂记者的家人父母,其实骂记者,你个......你给老子滚、现在就滚、你跑来是......。” 王洋激烈的言辞和谩骂回荡在株洲凌晨的夜空,记者再也听不下去了,收拾起东西就准备离去,但此时郑某却不同意记者离去,他将记者引到楼下,想做记者的思想工作。当时的记者什么也听不进去,大约过了十分钟后,郑某又发话了,他说,你本是答应王洋帮他好好考察的,可你却不止一次的让他跟你回去,你尽到了一个朋友应该尽到的职责了吗?

为留记者郑某拿出其“内部”资料  蛊惑工具种类繁多

郑某思索了会后对记者说道:“我知道我现在无法说服你,这样吧,我让你看些东西,你看过之后就会明白了。”言毕,郑某进了自己的房间,约莫几分钟后他出来 了,手里拿着几本书籍,他把其中的一本放在记者的面前说道,看看这个吧。记者翻看郑某给予的书籍,翻看了几页,发现其内容都是关于鼓吹他们“行业”如何的有优势,如何合法,如何的“忍辱负重”,但是记者注意到,这本书的第二页,印有关于出版社的相关信息的那一联,在有关出版社的描述上有巨大的漏洞,上面显示该书出版社的名称为北京出版社,但在记者随后通过手机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并无这一名称的出版社,只有一家名为北京出版集团的出版社;另外,该联上关于出版社联系 方式的描述竟然没有,没有座机、没有手机,什么都没有。当记者把这些疑问提给郑某时,郑某也未能提出合理的解释。“这也许就是巧合吧,你再看看这个。”说 着郑某又拿出一个图册,指着图册上的一幅图片对记者说道。记者注意到,郑某所指这幅图画是当年汶川大地震,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同志到灾区看望慰问受灾 群众的一副画面。记者顺着郑某的手势看到他所指的画面中,温总理手拿扩音器表情凝重的对着受灾群众说着什么,整幅图似乎没有问题,然而仔细观察后记者发现:在这幅图上左上角却出现了这样一行文字作为图解:2008年 汶川大地震,温家宝总理感到灾区对灾民说,乡亲们不要担心,政府会帮助你们重建家园,同时你们还可以带着几千块钱先到两广去做个行业,什么都会好起来的。 明白事理的人都知道,温总理是断然不会这样的话的,而在那些传销者看来,名人,甚至是国家领导人都可以成了他们敛财的工具,这不得不让人为这些人的疯狂程度担心。

记者智斗传销人员  使其怀疑动摇

看到无法说服记者,郑 某又向记者提到了另一个证据,“凡事我们的从业人员,都会在公安部门的个人页面的备注信息上注有资本运作的字样,你可以去查查就知道了。”郑某郑重其事的对记者说道。“这个好查,我查查便知,倘若真如你所言,我便信其有,若无,我可以理解为你也怀疑这个行业的真实性吗?”记者对郑某反问道。听到记者的回 答,郑某似乎又有些担心,马上补说道,假如你没查到,也可能是因为自己刚入行,信息由还没来得及上录。“你都入“行业”近四个月的时间了,按照你之前说的,入行业之后,你的信息就已经完全被收录,为何你现在就不那么自信 了?记者反问道。“我只是担心而已”郑某答道。 “好,我明天就去验证,明天过后我们就知道谁对谁错了。”听到记者信心满满的回答,郑某的表情有些纠结,没过多久,他又找到记者,一面强调说,怕记者会把他的个人信息透露给警方,给“行业”和自己带来不好的影响;另一面又表示,怕记者会和警方提前串通好,自己听到的结果只是记者事先被安排好的,所以难以令他心服。“也罢,你有这样的怀疑和担心也不无道理,这样吧,首先现在已是凌晨五点 钟了,再过一两个小时人们就应该快起来上班了,在没有到这个时间之前,我们都彼此坐在这里互相监督,防止对外联系和提前沟通;其次,因为我们都是临渭区人,在我向警方求证你刚才所说的信息时,我不会直接以你从事“行业”的理由去问,我会先告诉他,我有个朋友,也就是你,现在要进一家企业,企业要求应聘人 员必须没有犯罪前科,因为你之前在南方打工期间涉嫌牵涉一起刑事案件,最后被排嫌,你现在不确定自己在公安系统的个人登记信息上是否有犯罪记录,所以委托 我帮你找人看看,而且在问完这一信息后,我还会延伸的问及警方你的个人信息上是否有异于常人的信息,也就是你所说的所谓的从事资本运作等字样,并且整个过 程咨询过程我的手机都会开着扩音器,你们就在身边听着。”听到记者的提议和解释,郑某连连点头,“那么我们就这样说好了。”郑某朝着记者轻轻一笑的说道。

得知特殊个人信息根本不存在  郑某突然反悔

时间进入到早上的7点,一夜未眠的疲劳和与郑某激烈争辩所费的精力使记者此时头疼不已,仿佛再也不能多说一句话。8:30分, 记者拨通了渭南市临渭区某派出所民警王警官的电话,告知他之前和郑某商定的信息,希望他能帮看看,了解事情梗概后王警官让记者把郑某的身份证号码和全名给 他发过去,十分钟后,王警官打来了电话,此时郑某和他的妻子梁某都坐在记者周围,记者将手机的接听模式调到扩音模式。王警官告诉记者,该男子(郑某)没有 犯罪记录,当记者问王警官郑某的身份登记信息可有和其他人有不一样的地方时,王警官非常肯定的告诉记者,他(郑某)的个人信息表上没有任何异于常人的地 方,都是一样的。在记者简单的向王警官致谢并挂电话的同时,记者注意到,此时郑某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但不一会儿他又调整了过来,“也许你是对的,但也有可能是你让看到我信息的人资质还不够,看不到我的另类信息吧,你想啊,我们这是国家保密行业,不是那个级别的人都能了解我们的信息的,你有没有认识我们那 公安系统市局一层的领导,或许他们能看到。”听到郑某这样的回答。

记者再尝劝友人  最终被不屑回绝

多说无益,此时的记者还是想把王洋能带回去,想起出门前,他母亲和朋友对我的嘱托,想起我们相识六年来的点点滴滴,记者告诉自己,此时的记者还是想把王洋带回去,记者决定再一次留下来,希望可以再通过努力使他悬崖勒马,跟记者回去。当天晚上他一个人睡在楼顶,记者心里还是矛盾着,迈着艰难的步伐登上楼顶,看到他并未睡着,记者便问他:“你决定我这样回去,该如何向你的母亲和朋友交代?” “你爱怎么交代怎么交代去,嘴在你身上长着呢,只是记住一点,别给我乱说。”王洋此时头也不抬的如是说道。那刻记者明白了,他已经不可能再回去了,随后记者带着自己东西便冲出了房间,一口气跑到了街上拦下一辆出租车后径直奔火车站而去。

验证传销人员口中的“证据”  结果均系谎言

当记者到达火车站时由于太晚,车站早已停止售票,通过询问工作人员记者得知,这几天广州正在下暴雨,好多线路都停运了发不出来,要买到西安的票至少要等到24号以后。当时是8月21日,如果要等火车票的话还要在株洲呆3天,记者权衡后决定坐飞机回去,记者通过手机定了一张22日下午长沙到西安的机票,票务人员通知记者,由于今天太晚了,票会在明天早上送到你手里,最后只得在株洲火车站的一家小旅馆不安的度过了一晚后。第二天早上9点,订票的票务人员就把票送到了记者手中。记者一看下午5点整的飞机,心想,还有近7个小时,不如到他们之前多次提到的炎帝广场看看。炎帝广场曾是郑某和其“行业”人员多次对记者提到的,他们声称,炎帝广场兴建至今政府并未花一分钱,所需的300多亿资金都是他们“行业”贡献的。经过20分钟的车程,记者来到了传销人员眼中的他们的“杰作”——炎帝广场,记者花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转完了这个广场,初游之后觉得有很多不对的地方,首先这个只比渭南朝阳公园大3、4倍的炎帝广场,建设成本是否能达到其所吹捧的300亿人民币,渭南市民都知道,我市的朝阳公园从开工到所有设施安装结束所花费也不过1亿人民币,不知道炎帝广场所谓的花费300亿是从何而来;其次,在广场内,有一座高近300米的塔,该塔被当地传销人员说成是“炎帝塔”,也是他们投资的建筑之一,但据记者近距离观察,并认真的阅读了该塔地基上的说明后,更是觉得好笑,地基的文字表明,该塔是株洲市电视广播信号塔,并且是建于1999年与近期才刚刚竣工的炎帝广场并非同期。

核实和了解完这些信息,记者的心情既轻松又沉重,轻松的是我验证了自己这几天以来一直的判断,而沉重的则是,就因为这样的弥天大谎使多少人深陷其中,人格全失利欲熏心的从事着自己所为的“行业”,而在这其中,又有多少家庭多少朋友因此而支离破碎,从此两路。

到西安后的记者只想好好的吃碗面

傍晚的6点40分,飞机准时降落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出了站台,记者坐在机场广场的台阶上,回想着这几天的一幕幕。口袋里还剩5毛钱,一天未吃东西只在飞机上吃了简餐的记者感到饥肠辘辘,没办法,记者拨通了西安一个朋友的电话,一个小时后,她来到了机场,他问记者干嘛去了?记者摸着肚子的对她说到: “可以请我吃碗面吗?”

记者揭露:深度解析四类传销

至此记者将所见所闻的传销进行简单的分类,希望可以使更多人远离传销,珍爱生活。记者所闻的传销总共分为两大类四种,一大类,是以暴力为主洗脑为辅的传销模式。此大类的第一种,是完全的是敛财为目的的暴力团伙,一般受害人去的当天,便 会被控制人身自由,身上的财务、手机等都会被没收,而且传销人员还会让受害人给家里打电话要钱,如若受害人不“合作”,便会以暴力使你屈服,此种传销为最 低级的传销,也是社会危害最大的传销;此大类第二种,相较于第一种,此种传销采取的手短则是“因人而异”他们会先给每一位受害人“上课”、“看行业”,经 过5—7天 的考察了解后,受害人若选择从事,则会被视为“同志”,对受害人照顾有加,若你选择抵制,那么他们采取方法会和第一种一样,以暴力的方式让你“交钱”。此 为第一大类,第一大类总体上来讲相对来说是比较低级的传销模式,他们往往组织小,结构简单,以直接的暴力等手段达到自己敛财的目的,在我们生活中之前常常 听到众多关于“考察人员”因为不合作被传销人员打伤甚至打死的案例,此类传销社会危害性极大。

第二大类则是比较高级的传销,他们有着庞大的组织机构,通过复杂的理论和人员基础使受害人进入后大多会成为该组织的“中坚力量”。首先是此大类的第一种,此 种传销,以控制人的思想为目的,在受害人考察前期,它不会收取受害人的财务和手机,只会给受害人指派一名“师傅”,也是看管受害人的人,他负责给受害人引 路,这种传销往往人员素质很高,他们很热情的对待受害人,晚上甚至会给受害人洗脚捏肩,让受害人以尽可能平和的心态去接受他们的理论和思想的控制。这种传 销还是典型的吃大锅饭,睡大通铺的类型,且生活非常艰苦,有时一周只能吃一回荤菜,大多数时候他们平时的三餐是见不到一点油花和时令蔬菜,常常要吃白米饭 和清汤面。除此之外此类传销还是讲课型传销的代表,在这种传销机构里面,不管受害人是入行的还是没如的,每天早上都要去强制“上课”,接收思想的“洗 礼”,每天讲课的人都会不一样,大多是入行业较早的人,这些人每天早上都会提前找到课堂主任,希望能安排自己讲课。新人们进课堂时,从主任到业务员,都会 站起来握着手的去迎接每一位来考察的新人,上课前也会安排新人们一一介绍自己,并且还会让新人们表演节目,以消除新人们紧张和敌对情绪,此类传销蛊惑人心 能力十分巨大,并且由于长时间的营养不良,很多从业者在带上1年多以后身体都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其社会危害和对受害人个人的人身危害也非常巨大。

第二大类第二种,也就时记者此次卧底的这种传销,他们有着第二类第一种的所有优势,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不再让从业在吃大锅饭和睡通铺,他们有着很好的生活条件,这也跟其涉案金额巨大有关,二类第一种,涉案金额也不过几千元,而此类一次性就需要突入69800元,这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无疑是不能承受的损失。另外,此类传销更是进化出了以相关的书籍、资料、实物产品(郑某给记者拿出的所谓的行业内部的酒)等为辅的综合型传销洗脑模式,其蛊惑和煽动人心的能力更是较上一种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利用人不劳而获的心里,声称投资69800两年挣12800000的口号,在辅以各种资料、各种所谓的证据、实物,和每天让不同人对你说着同样的话等方式,使考察者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该传销组织曾声称有八万会员,并且已经平稳的运行了16年,其运作集资能力可见一斑。

不管传销它如何进化,只要我们记住一句话“心中无邪念,灾害远身边”,不劳而获的事情是不存在的,并且传销不管金额多少,如何鼓吹,他和直销最大的区别就 是:它始终都没有任何产品作为介质,只是一味的拉人头,升级别然后赚提成,只要我们能以冷静的心态看待事物,传销最终也将失去生存的土壤。


(扫码关注反传销公众号)

咨询电话:029-83531394(陕西西安)   
咨询电话:0531-87218886(山东济南)
咨询电话:0731-81843592(湖南长沙)
咨询电话:15705312030 姜老师(微信同号)
咨询电话:15274801523 唐老师(微信同号)
邮箱:243123529@qq.com

 
专业反传销找人,寻人解救,反洗脑,欢迎投稿留言,寻人启示,举报传销!
责任编辑:西安反传销联盟
首页 | 北京 | 上海 | 重庆 | 天津 | 河北 | 吉林 | 辽宁 | 浙江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河南 | 江西 | 江苏
| 福建 安徽 | 甘肃 | 贵州 | 湖北 | 湖南 | 四川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黑龙江 | 内蒙古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西安反传销联盟 版权所有 Power by www.fcx029.com 陕ICP备17009044号-1 网站导航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