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西安反传销联盟-中国专业反传销找人反洗脑网站

热门关键词: 咸阳传销 西安传销

传销魔窟十日记实 陕西省渭南市车雷村

2018-06-27 18:50 网络整理

    以下是本人的亲身经历。10月27号下午重获自由。上次在新浪帖了一点,后来登录不上。这次从新帖上。首发在天涯杂谈,欢迎在不改动原意的情况下转载。如发现有人转载写了个提示,歌颂谁去了。我申明:正是因为某些部门的不作为才有了这样的混乱局面。写出来是揭露不是歌功颂德,这有什么好歌颂的?!诈骗、抢劫、绑架、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敲诈洗脑等等值得歌颂么?

 

   我被网上招聘骗到渭南城郊的传销黑窝,经过十余天洗脑/欧打,今天,带着身上的伤痛和熊猫眼逃出了这个罪恶的地方——渭南市车雷村4个小时以前,我还在传销分子的包中,心里是无底的感觉,现在,让这个村子里罪恶的团伙现形于光天化日之下,我要用自己在这个邪教性质的团体中十天的亲身经历,彻底揭露那个小村计里所发生的一切,把他们骗人的鬼把戏及本质揭穿,让人们对其有更多的认识和识别能力,全社会抵制,把这种社会毒瘤清除出人类社会。

  
   先说说大概过程
  
   10月15日,在宁波,被网上招聘欺骗,16日下午到了渭南汽车总站,接下来就是掉进黑窝。今天,在去上课的路上,他们侦察的情报有误,在路边碰上了警察,于是我挣脱背上的黑手,冲向警察,传销魔日到此结束。
  
   这帮黑社会性质的团伙暴打的同时搜去了我的DOPOD U1000手机,现金1800元,身份证,行李。警察给我的回复是:带上行李,掏出1000元给我,说是那几个小屁孩给凑的。手机没了,说被工商执法的抄走了。我一再说昨天还看见我的身份证来着,那么警察又打过去电话,让把身份证送过来了。手机吗我的掌上电脑,实在找不到了。作为政府部门联合行动,今天有刑警,特警,工商几个部门一起行动,警察负责抓人送人,工商负责抄家捣毁。受害人的钱财物品,被没收了?实在找不出什么时候理由来解释。但是在所里见到工作人员的表现和言语,我明白这种结果正如黑窝里传销分子叫嚣的一样,并不意外。
  
   今晚我还在渭南,明天我将回家。
  
  负责处理我事情的是杜桥派出所的董警官,是警长啊,负责刑侦工作的,。公布这些并无他意,只是对中国执法部门的程序力度说不出滋味,是非功过大家来评说。在村子里我在车上说要在网上公布出来。他们由送我去救助站变成了让我等下,再给房东联系。在派出所里整个过程没记下一个字,
  
  他掏出一千给我时问:这么处理你觉得好不好?我沉默一阵,无力地说“好”。在送我上出租车去火车站时我又说要到网上公布这次事件,他马上追问:你对我们的处理还有什么意见?
  
  我不想说被人家带出来还要反咬一口,但我知道执法者是国家的代表,不是我和他个人之间的事。社会秩序由他们来管理,这么坏了是谁的责任呢?当时马上过去完全可以现场抓住那帮家伙,6~7分钟再去时,我知道人已经被带走了,昨天晚上刚骗来的一个湖北小伙儿又错过一次得救的机会。
  
  “要把他们全抓起来有十万人,渭南都关不下”,他们如是说。
  
   我的掌上电脑,我不认为这是一次完美的结局。

  16号下午到了汽车总站,下车出来就给打电话,说他有事,派人来接。我等着,浑然不知自己已成猎物。
 十分钟以后,一个电话来了,说我在哪,嚷嚷半天,他来了,一个小伙儿,比我略高,看人是高人一筹的气势。当时我以为对方是老板家的,就没多想。完全看不出是干焊工的。接下来就是非常热情地拿过我的行李,我说不用,他坚持拿着,有点异常,不过他边走边说就叉过去了,离开车站一段距离后,他说打车去吧。我问有多远,回答不远,但走路还是难走,打车去吧,他说,我只有点头,谁也不想走路还拉着行李。
  在车上他也没说去哪,车就往前开,大概他在指方向,期间他问司机车上有储存卡什么的吧?并用手指到计价器那,司机突然大声:什么玩意儿?以后就再没谁说话。
   到了村子里路边停下,他付了6元车费,我奇怪:这么远才6元?他说4块起步。真落后,我心里想这个地方。
  然后他一直拽着我的包,我跟上就走,虽然觉得有点不同,但远没激起我的怀疑,他说工地就在前面,这里是租的房子。进院,上楼,推开门,每一感觉不对,空荡荡的房间,一桌,几凳而已。不是住人的地方。按说该怀疑了,可我从不知道这回事,天涯上的传销帖我都厌恶,点都懒得点。看贴不仔细这就是后果,同样我要提醒在看我这贴的人。
  接着就非常热情地倒茶,端来塑料小凳让坐,那么多同样的小凳。我坐下来他们两人,带我来的出去了,原来的两个小伙儿就同我聊,问我家里情况,结婚没有,经济收入什么的,家里有什么人,父母多大了,查户口怎么问他们就全问了。我说着说着,想上厕所,他们拦着,说等下老板就来了。我发现门窗都关上,说话几乎都嗡嗡听不清,想叫他们开下窗户,张张嘴没说出来,因为我是个不愿多事的人,能忍就忍。
  接着又聊,说毛泽东邓小平你认为谁好。我一听就不说了,推脱说不知道,他们一定要我说,我只有对付:政治不要谈。心想你们有什么居心啊?刚来又不熟悉就这么放肆,我小心点,别到时扣工钱给我安个理由,找政府部门都不敢。
  我又说上厕所,他们只是说等下,拉我坐下。后来我实在恼了,虽说花了几百路费跑来,可这样我不干都没关系的,再来拦老子直接走人了。心一横上去拉开了门。


(扫码关注反传销公众号)

咨询电话:029-83531394(陕西西安)   
咨询电话:0531-87218886(山东济南)
咨询电话:0731-81843592(湖南长沙)
咨询电话:15705312030 姜老师(微信同号)
咨询电话:15274801523 唐老师(微信同号)
邮箱:243123529@qq.com

 
专业反传销找人,寻人解救,反洗脑,欢迎投稿留言,寻人启示,举报传销!
责任编辑:西安反传销联盟
首页 | 北京 | 上海 | 重庆 | 天津 | 河北 | 吉林 | 辽宁 | 浙江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河南 | 江西 | 江苏
| 福建 安徽 | 甘肃 | 贵州 | 湖北 | 湖南 | 四川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黑龙江 | 内蒙古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西安反传销联盟 版权所有 Power by www.fcx029.com 陕ICP备17009044号-1 网站导航

电脑版 | 移动版